第两百七十六章 谈生意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七十六章 谈生意

说起高晓风的背景,倒是有些说头,若是真要扯便是能扯到帝都高家去。不过再怎么扯也不过至少分支一脉而已,且已经分到天涯海角去了,根本找不到边。而到高了晓风他爹那辈更是除了姓氏以外几乎已经和帝都高家扯不上任何关系了。 不过到底是高家出来的子嗣再偏再远却也混的不算太差,虽说和实际的权利摸不上一点边,可这钱包倒还算鼓鼓的。只要不去硬要买地买飞机买大炮什么的话,买个楼买量跑车也没什么问题。 高晓风他爹长的基因很好,除了自己有钱外还勾搭了一个更加富的流油的暴发户老婆,这不不去往更高的做比较,生活还是很美满幸福的。 人呢便都是这样,生活一如意便开始闲的蛋疼了,总觉得不给自己找点事情找点麻烦的就对不起自己吃喝玩乐的一辈子。这种蛋疼的事情还有一种文艺的说法,叫做寻找梦想找回青春时的自己。 这不高晓风的他爹就犯了一个传说中全天下人男人都会犯的毛病,在自家老婆怀孕待产的时候去学校勾搭上了一个未成年小mm。 一个已婚中年男人和未婚年轻女人在一起还能做什么?无非就是啪啦啪啦那点事情。 这不等自家媳妇肚子里的肉刚刚落地,那厢未成年少女肚子里也怀上了,高晓风老爹还美其名曰双喜临门。 当然这人也不算太二的没边,好歹没在媳妇坐月子的时候将事情捅出来,或者离婚神马的,造成自家媳妇产后忧郁。反倒将事情严严实实的捂了下来,另外弄了一套房子给小三住。 虽然这做法无耻是无耻了点,但就这点无耻也比国内某歌手二度在老婆怀孕时勾搭小妹妹后,等孩子呱呱落地便能辣气壮的跟孩子他妈离婚,瞬间勾搭上新妹子的某人要强一些。这真要做对比便是无耻的杠上更无耻的。 世上没有最无耻的事情。只有更无耻的事情,说的就是这事了。 这般一来作为庶子的高晓风便仅跟着他嫡出的哥哥脚步长大,俩人相差不过半岁。也算高晓风他爸有点能耐这事一直两边瞒着相安无事,直到第三个未成年小四出现后事情彻底崩盘了。 小四明明再吃小三的醋,却摸错了位置摸到了正房家里,把事情一桶露,小三小四外加一个私生子便全都捅了出来。 那位正派夫人是什么人?虽说只是暴发户的出身,可也不看看人家那是什么暴发户,人家那爹可是挖金矿挂出来的暴发户,后来又拿着拿钱大卖地皮到处买房坐等涨价。若真算下来早已摘掉暴发户的名头成了国内数一数二的知名成功人士,有名的励志人物。 这身价要说起来,高晓风他爸还真不够看的,正牌夫人到底是有娘家有底气也不和小四啰嗦,直接一个电话飙过去,就让高晓风他爹带着小三和高晓风一起滚回家了。 高晓风他爹这几年可也算仰着着自己老婆的鼻息过日子,一听事情败露了虽然吓的直尿裤子可到底也不敢不听老婆大人的话,连忙带着胆战心惊的小三和不知情况的高晓风回了正房住的别墅里。 打算就此负荆请罪改过自新。 高晓风他爹是想的好好的,觉得只要自己和其他女人一刀两断。自家老婆惦记着往日的情分到底是会原谅他的。他是打好了自保的如意算盘打算将所有的罪过都怪到两个女人身上去。 完全就没有想过这两个曾经和他滚过床单打过野战水乳相容卿卿我我的女人们的死活。 可高晓风他爹怎么也没想到,他老婆远远比他来的狼来的狠辣,之见他们一众人相聚,高夫人看了一眼当时只有七八岁大的高晓风之说了一句话:“我可以原谅你。但这两个女人得消失。” 高晓风他爹一听顿时如蒙大赦喜出望外连忙点头称是就差磕头下跪了。可是高晓风他爹不知道的是高夫人所说的消失不是指消失在一个地方或者一个国家,而是永远的消失。 这点高晓风他爹是不知情的,不过就是知情也不会阻止什么。莫要和男人谈感情伤钱的么。 两个女人处理掉了,这不还有一个私生子在。虽说高晓风他爹没什么人性对和他好过的女人和对一只狗也没什么差别。可高晓风到底还是他的儿子。都说虎毒不食子,若真要他自己咔嚓了自己相处了七八年的亲生儿子他还真舍不得下这个手。 正想着怎么和自家老婆求情,却不想高太太很是开明的说。儿子可以留下来,她养。 一听这话高晓风他爹几乎就要放鞭炮庆祝了,可他高兴的太早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高夫人接下去的一句话便让他觉得自己犹如吃苍蝇一般恶心。 原来高夫人说,私生子可以留下,但他的嫡子却不能再姓高,反而要跟着她的娘家姓贾。成了贾家的嫡亲孙子。 原来高夫人的爹,那个暴发户发家的成功商人贾老板,虽然钱赚的多,可人品却不错一辈子就一个老婆且没小三,和老婆在一起这么多年就生了贾大小姐一个宝贝女儿。 女儿出嫁贾老板膝下便没有子嗣可以继承家产了,这么多钱呀,等他百年过后不都得贡献给政府? 贾家大小姐高夫人到底是孝顺自己老爹老妈的,一见自己丈夫出轨有小三私生子这件事,第一件事情不是痛不欲生泪牛满面要死要活而是想到了自家老爹的亲孙子有了着落。 拿着这个把柄的高夫人加上她一贯的强势作风怎么可能拿不下一个小白脸老公? 这不与她估计的一般,高晓风他爹纠结了半日痛哭流涕再三保证改过自新无法之后只能灰溜溜的答应了高夫人的请求并且做了公正,以后他的大儿子就只能姓贾了。 当然如果这就是高夫人的手段,那也太小看了她了,你以为她的嫡子姓了贾之后,那个外头狐狸精生的碍眼的私生子就能名正言顺的成为高家所有财产的继承人了吗? 自然不是,小三的儿子依旧是小三的儿子,庶出的儿子不管在那个年代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带不出门不说,就是放在家里,也是被折磨的份。 有老爹护着的高晓风虽然从小吃喝不愁,可也只是家中吃喝,若是出了外面便是一分钱都没有,连买瓶矿泉水都得赊账。更不用说在家里被自己的嫡母被自己的嫡亲哥哥冷言冷语打骂奚落了。 高晓风的那个小三妈死的时候,高晓风只有七八岁,已经开始记事,且非常的记恨,再加上高夫人后来对他也不好,所以高晓风也算怀恨在心一直谋划着怎么将自己的嫡母和哥哥干掉。 这个计划一直空想了n年后,居然莫名其妙的就实现了。也不知道哪里突然冒出的一帮人突然杀到他家将那高夫人和改姓了贾的哥哥再包括他老爹全部给干掉了,且是当着他的面干掉的。 当时的高晓风站在客厅里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场变故除了无以复加的恐惧外竟然还有一丝心满意足的喜意。 特别是看着高夫人凄厉的惨叫着倒下,看着他往日里嚣张无比的哥哥惊恐的活活被吓死时,他突然有种如愿以偿的满足感,当然还要忽略掉现场血腥给他带来的恐惧。 那一刻的高晓风可以说半点哀伤的心情都没有,包括对他还算不错的老爹嗝屁时也是一样。 可是让高晓风吃惊的是,那帮人并没有杀他,反倒让他舒舒服服的继续活下去,更是请了律师将他爹他妈他哥哥名义上的资产全部都转移到了他的手里,一下子他便从了一文不值的丝变成了让人仰望的高富帅。 这就是现实版的童话故事,丝逆袭的完美情结。这种天差地别如同被阿拉丁神灯看中的幸运让高晓风一下子就到了欲仙欲死的云端根本就没有考虑到那帮人为什么要杀了他全家独独对他这么好。 有得到就得要有付出,很快那帮人便再次找上高晓风让他做一件事情,便是去z市的来客居买那种神奇的茶水。 高晓风这一听便觉得不过是件很正常的买卖当下就答应了下来,他这才开着布加迪嚣张的跑到z市,便有人通知他,已经查证食味居里那神奇的茶水都是没日从旁的地方运过去的,在食味居的存量并不多。 这一查便又是几日,几日之后那帮人终于证实那茶水都是从这桩名不见经传的小别墅里运出去的,便派了高晓风直接来了小别墅谈生意。 却不想林爸林妈都在食味居未回来,更好遇见了茶水生产者本人林子,这倒霉的娃还没过上几天富裕安生的日子便又撞到了枪口上。 林子一脸无语的看着高晓松介绍他的满身名牌不耐烦的道:“你想谈什么生意便直接在这里说。” “你一小孩子家家懂什么,叫你家大人出来。”高晓风理了理自己哪头犹如石膏板坚硬的头发故作潇洒的道。 ps:感谢几番浮华和非常懒的鱼给小z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