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 他回来了!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七十七章 他回来了!

林子一听便觉得好笑:“说你二你还不承认,我家要是有大人在,你需要在这里按半天门铃都没人答应你,直到我开门吗? “咳咳”高晓风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知,当下便有些尴尬的顾左右而言他,半晌才发现自己面对的不过是一个半大的小姑娘,做什么这么灰头土脸的当下便趾高气扬的道:“那也快些让我进去,本少爷便费些心神在这边屈尊降贵等等你父母便是。” “呵,那可真是委屈您了,要不您也别屈尊降贵,我也不劳您大驾,您就请回吧,咱家庙小容不得您这样的大神。” “小丫头骗子,你还挺嚣张,你知不知道你赶小爷走是什么后果?你知不知道小爷我一旦离开你家这破房子你爸妈会损失多少?”高晓风被林子这种不冷不热请瘟神的口吻气的快要跳脚。 要知道只从他有钱开始他身边的任何人不都拿神一般供着他就差趴下学狗叫了,怎么到了这种小地方会被一个半大的小孩看不起。 “哦你且说说你若走了,我家到底会亏多少?”林子装作差异的开口。 高晓风一听林子有兴趣当下便提高了音量道:“哼!也不知道你家是哪里修来的福气,居然有人看上了你家食味居里头卖的茶水,准备花大价钱来买你家的破茶水。怎么有没有吓到,是不是开心的不行?准备好吧,你家要发财了。” 高晓风洋洋得意正想看林子目瞪口呆的表情,却见林子的神色冷了冷道:“你且说那人要买的到底是我家的茶还是我家的水?” 高晓风摸不清头脑,只觉脑子一蒙便不明所以的道:“有什么差别,茶水茶水的就一起买了便是。” “呵!这可不一样。”林子冷笑道:“你最好弄清楚你身后的那个人到底要买的是茶还是水。” 看来是有人发现了食味居里茶水的不同,打算来打劫来了?这般稀释的几乎若不可闻的灵泉水居然还是被发现了,莫非是有修真者屈尊降贵去过食味居? 林子疑惑,最后却也释然了。若是实力强大的修士定是看不上这点微末灵气的,若是看的上眼的,怕是修为也高不到哪里去。 自己如今的修为说好不好说差在地球境内的修真者里却也算不得差想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并不需要太过担心。更何况对方还可笑的找了这么一个二世祖过来,美其名曰谈生意,想来也是摸不清食味居的势力,不过是试探试探而已。 虽然林子并不惧怕这些人,不过想着为了林爸林妈的安全到底还是尽快找出幕后之人好些,不知道为什么从前几日开始林子就有种莫名其妙的不安感,感觉自己马上就会离开,离开这个自己土生土长的地方。可这种预感是毫无由来的,连林子自己都搞不清楚是为什么。 这种感觉在今天越发的强烈了,让林子莫名的烦躁当下又遇见这种龌心事便也不客气的冷笑道:“你不是想进来吗?那便进来在等吧。” 说罢林子冷着眸子将自己的院门全然打开,并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目送着一脸洋洋得意喜不自胜的高晓风进了别墅。 这时候满脸盛气凌人自以为林子是听到大生意妥协的高晓风并不知道,他这一踏入的房子根本不是一个他想象中的普通富户的别墅,而是一个可以让他神不如死的地域。 待高晓风进入屋内,林子关了自家别墅的大门,顺便也关上了防御的阵法。这次彻底的冷下了脸对着还一脸无知的高晓风道:“现在开始我问你答,你若是答的不对或者敢给我多说废话,那你的下场便如同这个茶几一般。” 说着林子的掌心轻轻的拍落在客厅的茶几上,在高晓风还没反应过来之际。那茶几便无声无息的断裂成了两半,然后四半、八半知道完全碎裂到根本看不清是什么。 高晓风目瞪口呆,他不是恐惧茶几被损坏,也不是恐惧茶几会断裂成这般模样。令他恐惧到心底的是,这一切都是无声无息的,没有半点声响。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若不是他亲眼所见,高晓风一定会觉得是有人将茶几偷偷搬走又拿了一堆碎片过来的劣质魔术而已。 可还没等他有所回音之际却又听到林子冰冷的声音徐徐传来:“我给你三秒钟时间回过神来,我可没有太多的耐心,要是你的答应不够令我满意,那么你便消失吧。” 高晓风本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平日里拿着钱壮壮胆倒是常有的。可骨子里到底是懦弱的性子扶不起的阿斗当下三下五除二的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讲了个一清二楚,就差把他爹他妈的祖宗十八代给挖出来了。 林子听着蹙眉随意施了一个安神咒便让一边胆战心惊地跌不休的高晓风栓剂失去了知觉,又嫌弃他倒在客厅里碍眼便用了一个置物术将他与那对茶几碎片一同如同垃圾一般送进了后院的垃圾处理站内这才拨通了蓝羽的电话。 将从高晓风地方所得来的情况与蓝羽一讲,蓝羽便立刻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承诺当天便从帝都赶回z市调查那幕后之人。 其实凭着高晓风的讲述和这几日周遭人的动静,林子与蓝羽多少都有些猜到是谁的人在操控。这般一来,蓝羽回到z市后的调查也不算是一头雾水很快便切入了主题,不过第二天便给了林子答复。 那幕后之人竟然是娄家的余孽和高家的某一支合谋一起操作的,原来娄家的余孽之中被发现了一个身具灵根天赋的子弟,且那子弟颇有一番本事竟然骗的了高家某一支人脉里的某个有些权势的长老的千金大小姐。 毁灭娄家的时候,虽然高家也是参与在其中的,可到底最后是蓝家占了大便宜,且现在眼看着顾家越来越默默无闻越来越不管事,而蓝家却一方独大,几乎要将原本占据第一的高家压下去。 高家的人哪里能不急,这时便又发现了那长老的女儿与娄家子弟有关系的事情。原本高家是想顺便将娄家的余孽都一并除去算了。可却不想那子弟竟然是身具灵根的。当时高家的人便改变了主意。 谁都知道四大家族里,顾、娄、蓝、三家都是有可能出现具有灵根的修真体质,唯独他们这个曾经的一方霸主高家却是完全没有办法出灵根资质。 但就凭着这点高家便永远输蓝家一头,谁叫蓝家如今有了两个具有灵根资质的年轻子弟,现在修为还不高,便也算了,等以后修为高了,那高家可还有立足之地。 当下高家人便盘算起了那有灵根资质的娄家弟子来。娄家现在没落了虽然出了一个有灵根的弟子,可到底没了家底没了背景,连送那弟子入仙门的可能性都没有。 一听高家愿意接受剩余的娄家人与他们成为永久的盟友共同对付蓝家。且倾尽全力帮助那娄家弟子脱胎换骨成为仙人,只要那弟子娶了被她勾搭的那高家姑娘成为高家的女婿就行。 这简直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娄家人如今已经落魄的不能再落魄了,高家的话便犹如抛给了他们一根救命稻草,当下娄家人便喜不自胜与高家占成了一队。 高家人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将所有事情都交给了那一支人脉去处理,主家去完全不搀和,为的就是不和蓝家彻底撕破脸皮,万一与娄家的事情败露便将全部始末都怪到那一支人脉上。与主家无关。反正高家最多的就是人脉子嗣,少一支根本不伤根本。 要说这次的事情被林子和蓝家抓包也是那高家与娄家的人倒霉。且说残留在z市的高家子弟在某日里吃了食味居最好的茶水,他们不过是习古武之人自然不清楚里头的奥秘,但到底因为身体构造已经与普通凡人有所差距。还是感觉到了这其中的好处。 便有个机灵将这茶水的好处写了报告送到了帝都高家那一支的长老手里,那长老原也没多想只想着若是对自家弟子有好处那便找人将那食味居买下来,能弄得里头茶水的配方材料就是好的。 却不想他那心得的得意女婿为了在老丈人面前表现一把便自告奋勇的请命来了z市。 那娄家小子本就是狡猾之人,这一来便发觉了食味居的特殊之处。他虽然还没有实力可以看透食味居上方层层的禁止阵法,可凭借着身有灵根资质的修真者天生的本能他便感知到里面似乎有些与凡间的气氛不太一样的地方。当下便亲自进了去,叫一杯最好的茶水。这一喝便让他发现里头所蕴含的微不足道却又万分精纯的灵气来。 娄家小子本就是狡诈阴险之人,之前依附高家也是万份不得已的情况并不是真正爱上了那高家姑娘想一心在高家落根。 明白了此中好处的娄家小子便打算为自己为娄家谋划,想将这食味居的秘密自己私藏起来不让高家之人知晓,当下便痛下杀手一并将z市周围地区所有的高家子弟统统绞杀了。 其中包括高晓风的父母,而独独留了这么一个也不知道算不算高家人的私生子打算掩人耳目与食味居谈判。 那娄家小子到底是个聪明之人他眼看着食味居里外都是凡人一时间也摸不清楚这食味居的背后到底是有修士还是只是普通凡人运气好得到了一口灵气,这才叫高晓风前来打探。 若是普通人便好办,趁着他们不了解灵泉水的秘密自己只要花大价钱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灵泉全部买下来。 若是对方是修真者且实力足够的话,那他便干脆亲自上门拜师,若是能被仙师看中且收入门下的话,他也算不枉此行了。 姓娄的打得如意算盘极好却偏偏倒霉挑中了一个二货,外加碰上了林子和蓝家之人插手此事,这便也彻底打碎了他的修仙美梦,不过是一个身具灵根资质却半点修行还没开始的人根本是不值一提的东西,饶是蓝羽的实力也足够将他轻易的捏死。 剩下的事情林子并没有插手,她相信以蓝羽的手段定是能处理的干净利落的。若是蓝家之人狠厉点怕是以后还有没有高家都是另说了。 这日林子在空间里收灵谷却突然感觉到一阵意动,感觉整个空间都晃动了一下,像地震了一般,不过到底只是一下,转眼又恢复了平静。 林子不明所以便打算去查看一二,刚巧便听到了小蓝的心神联系当下便匆匆赶回小院里。 只见小楼后院的灵药园子内那一枚几年里都没有过动静的黑褐色小细牙竟然在一息之间长出了一寸有余的枝干,枝干依旧是空空如以只有一枚绿叶在枝干的顶端摇曳,只是原先的黑褐色的枝干表皮逐渐褪去,隐约可见里头的青绿之色。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林子不解的问小蓝,却见小蓝也是摇头全然不知道这东西的用途。 “罢了罢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等来日它若是能长成了且在看看便是,不过这玩样生长的动静可真大,天翻地覆的,我差点以为你又要进阶了呢.” “哼!本尊进阶何等神圣之事,岂是它一介草木可比的?”小蓝摇着尾巴泛着白眼不屑道。 它一贯的便是这种德性作的要死,林子也懒得理会它只是又从新去亲点了库存内的东西。 这几日来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让林子不自觉的提高了警惕,更奇怪的是,这些空间里她平日用不到的宝贝,她忽然觉得马上就要重见天日一般。这种感觉让林子不好受。 可是每当她想起柳书云那种看上去云淡风轻的脸便觉得越发的不安,他真的是太像一个人了,可是像谁呢? 林子静下心细细的思虑却忽然见到一个身形瘦长匀称的青衣男子逐渐映入眼帘。只见他长衫而立,一双黑的深不见底的眸子,嘴角微挑似笑非笑的朝着你看来。 竟然是他!顾易之! ps:从四月写到十一月低结束全文完结最后感谢‘cyz1031’的粉红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