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是送外卖的 二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三十五章 我是送外卖的 二

“你好!我是林子!”还没等张全说完话林子就先爆出了自己的名字,虽然没开扩音,但林子还是有点怕张全的大嗓门爆粗口被发现还是先堵住他的话来的好!” “是林姐!这不是你的电话号码呀!”张全一听是林子,语气马上热络了起来。 可林子并不想和他搭话,只想快点串口供“你好!你这里是张全早餐外卖店吗?我是经常向你们订购早餐的z中的林子,是这样的,因为早餐的问题,学校对我有些误解!麻烦你能和我的老师做下解释吗?” 死张全,你最好能听懂我的意思,你惹出来的麻烦要是不把屁股擦干净了,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什么早餐外卖店?什么和老师解释?” 张全这么一听也是一头雾水,脑子明显没有林子语气的转的这么快。 “学校对于你们给我送早餐外卖这件事情有点误解,传出了不好的传言,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麻烦你能和我的老师解释下吗?!” 最后三个字林子说的咬牙切齿!死张全!要是再听不懂,你就不用在说话了! “哦哦!我懂了林姐!你放心!保证解决问题!”听到张全的保证,林子把电话先给了张校长:“张校长您听一下吧!” 此时林子心里却心虚不宜,不知觉的展开神识偷听,没办法虽然庆幸老师们居然没要求开扩音。但又担心张全讲没编好,露出马脚来。 “喂!你好!我是z中的老师,我想确认下,我们的学生林子是不是在你们这订早餐。” “您好,老师!确实有一个叫林子的学生问我们订购了早餐!” “是要求送到学校的吗?” “是的老师,我们的外卖员是将早餐送至z中门口,有学生签收的。” “原来是这样!很感觉您配合我的调查。” “没事!没事!这也是我们的员工给你们带来了误解!” 张全答得一板一眼,语气也相当的专业客气。林子听的舒了口气。张全这孩子还是孺子可教也。 张校长点头想大家示意了林子说的真实性。从老师纷纷放下心来,特别是物理老头,他可不想这么好的一个苗子就这么毁掉了。 只有章茹慧还半信半疑的看着林子,却也不能说什么,她没这么傻,这个时候在追究林子说的话的真实性就是在打自己的嘴巴。不过她已经决定了私下里好好的敲打敲打这个学生。她总觉得这件事相当可疑。 “林子!我们也是了解过你的家庭,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这种外卖点餐价格应该还高吧!做学生要体谅家长赚钱的不容易,以后早餐还是在家里吃点粥,又营养又卫生!” 说话的是思想政治老师,对于这种考试是开卷的打酱油课程的任课老师,往往为人都是比较客气温和的,因为学生成绩的好坏,学校的升学率,老师的评优都和她没什么大关系,所以她本来也就没其他老师那么急切,对林子的态度也是很中性平和的。 “好的老师,这两天爸爸妈妈比较忙,没来得及做早餐,才点的外卖,下次不会点了!” 对于这种关于节约的劝慰,林子还是听的进去,重点是她对这个老师印象不错,挺温柔的一女人。 “明天叫你” “既然事情已经解释清楚了!你就先回去吧,免得你爸妈担心,不过你是学生,主要任务放在学习上面,以后上课好好听讲,要不再好的脑子都是不够用的。” 最后还是张校长发话打发了林子。把章茹慧本来想说的:“叫家长来学校”这几个字给硬生生的给卡在喉咙里了。 看着章茹慧尴尬的表情,林子心情一阵舒爽,对张校长的印象也好了很多。 为了不让章茹慧有机会在叫家长,林子恭恭敬敬的和老师打了招呼,飞一样的跑了。 好家伙!好险!要是给林妈知道了,林子几张嘴都说不清楚!想到张全刚刚的表现,就掏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刚接通,就见电话那头出现了标准客气的男声:“你好!这里是张全早餐外卖订购中心!” “扑哧!”林子大笑了出来:“张全!你还阵专业啊!好了我是林子!不用在装了!刚刚表现的不错!你小子很有前途幺!” “呵呵!林家,刚刚我反映快吧!不过我说林家,你这个瞎扯的早餐外卖订购的点子不错啊!我正愁做个什么正当营生!要不就干脆真做个外卖店好了!” 林子一想也觉得不错,虽然几年后到处都是外卖店,这在这个两年专门外卖的餐厅还是很少的。 现在上班族这么多,开加外卖店保准赚钱。而且专门的外卖店可不比开餐厅要这么大的门面这么,这么大的资金投入!只要租一间大点的农民房或者地下室,弄几个厨师,几个接电话的客服,最后就是送外卖的人员就可以了,投入陈本很低,可以考虑。 这么想来就觉得张全的脑子还是很好使的,随便一件事就能嗅到来钱的味道,是个天生做生意的料子。 “我觉得这个可以有!要不张全,你就开一家外卖餐厅好!你的前期资金够吗?” “我手头上只有个五六万的样子!也不知道够不够!要不不够就先找个人在自己家里做饭,我自己去送外卖好了!这样也不会很贵。” 张全想到钱的问题有点犹豫,毕竟他出来也混才两年,之前的钱都给老娘看病了,剩下的积蓄实在不多。 “要不这样!张全你这两天先去打听下行情,还有稍微便宜点的农民房或者地下室之类出租的价格,做个详细的计划,看看大致需要多少钱,在来告诉我!如可可以的话,钱的问题我来给你解决。”林子想了想说到。 空间自己目前还进不去,就是进去了也不知道放在里面的钱还在不在了。自己身上还有三万多块,实在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