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玄雾灵香 二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四十一章 玄雾灵香 二

玻璃器皿中细沙流转,已是三日之久,随着混玉仙诀的运转,鼻息间那一丝丝清弥之香伴随着丹田之处汹涌翻滚的灵力纠缠兼容,以破竹之势直击识海,顿时钟声大盛,犹如轰鸣,振聋发聩。 霄肃声一声高过一声撞击这神识, 林子的识海处疼痛欲裂,嗡鸣作响,两额早已渗出大量冷汗。 “汝等可知何以为道?” 恍惚间,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犹似远古靡靡之音,似乎在询问,亦似乎异常坚定, “是谁?!” 林子心中大急,想要挣脱,无奈整个神识都被禁锢其中。那声音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林子的呐喊,只是反反覆覆的询问着: “汝等可知何以为道?” “何以为道!” 浑厚的声音犹如一道长鞭,一声一声抽打着神识,神识被抽打之痛,摧心剖肝、剥床历指,莫过于此。 “所修是道!本心向道!我便是道!” 时过几年、林子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突然会开口说出这些。 但却是因为这一句,识海一松,闹中靡靡之音顿散。 那苍老之声突以穿云裂石之势,不绝如缕: “天地万法之与众生执迷、欲求无上道、本心是道! 道者、心者、万物与之、道之所兮,于阴于阳、天道从之、亦无所序乃有序也,成性存存,道义之宇。” 突然林子眉心处金光一闪,丹田处灵力翻腾,识海深处,照印四列金光大字 “乾坤有悟、坎离十备、中孚至兮、万物统天!” 缓缓张开双眼、调整气息,却发现已是半月犹豫。林子深深的呼出一口长气,刚才之事实在是太过惊现。不过就是因为这次的惊现,林子顺利的从练气期三层初期进阶到了练气期四层巅峰。别看只是小小的一层,却是从练气期初期跨越到了练气期中期。 可不得不说,富贵险中求,更何况是是与天争命的修真者,没有磨难,怎会有顿悟。 只是最后那四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乾坤有悟、坎离十备、中孚至兮、万物统天” 林子反复念了几遍,却还是什么都没想明白。不明白就不明白,不想了,免得自寻烦恼。 在这点上林子还是很想的开的,从空间里弄了几袋子果子出来塞满了冰箱。今天林爸林妈就要回来了。让他们常常空间出品纯天然无污染的水果。 想了想又掏出一个玻璃大碗,这个天气,弄个水果刨冰,也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可惜家里没有刨冰机,只能用豆浆机勉为其难的代替下,效果还不错,口感还算细密,倒入新鲜牛奶,再将切好的果肉摆放好,好不好吃不说,卖相还是很好的。 刚将刨冰捧到茶几上,打开电视,门就开了,林妈的声音很是愉悦: “林子!你看谁来了!” “谁呀!” “是然然!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小叔带着然然在逛街,你小叔零时有事,我就将然然带回来了!”林妈一边说着一边讲东西拿了进来:“死丫头!还不出来拎东西!” 林子现在的脑子完全没了思考能力,就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没有办法去面对林然,哪怕她现在只是个四五岁的小孩。 可就是这个纯真可爱小孩,在n年后长成美丽妖娆的大姑娘,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睡了你男人,还怀了你男人的孩子,并且你男人还抛弃了你,要和她结婚。 “姐姐!姐姐!这是什么!这么好看!” 一个粉嫩嫩的身子蹦蹦跳跳的就跑了进来,看了看林子,又看了看刨冰,大大的眼睛蒲扇蒲扇的,满是好奇。 如果是没有重生前的林子,一定会扑过去捏捏她可爱的小脸,大叫好可爱。 可现在,看着这张无辜的娇嫩的小脸。林子就满脑子是林然俏笑娇媚的与李泽在床上缠绵的样子。是她穿着婚纱讽刺怜悯的看着自己的样子。 她似乎在说:“你看看你身上还有哪点像个女人的样子,又老又无趣的,难怪李泽会不要你了,真实可怜。” 紧握的双拳在掌心掐出深深的血印子,心忽然痛的难以附加,象是被刻意拉扯的琴弦,越来越紧绷,越来越绝望 你知道吗,林然?哪怕李泽和成千上万的女人上床,也不会让我觉得那么的痛。 谁都可以背叛我,为什么偏偏是你林然?我那么的疼你,我一直一直都把你当做我的亲妹妹,我那么的信任你,可你却在最后狠狠的捅了我一刀? 为什么?为什么? 一遍一遍的反问。 林子的双眼已经红的吓人,体内丹田处的灵气一片混乱,不再受到任何控制,毫无次序的无乱冲撞着。 如果此时有个修真者看到林子这个样子,一定会知道这是境界崩塌,走火入魔的前兆。 可林子却全然不知,她完全沉浸在过去记忆的一点一滴中,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很疼,疼的无法呼吸, 这种疼痛快速的变换成浓密的海藻类生物 然后, 潮水般的聚集起来 蔓延,穿透皮肤上的每一个毛细血孔 不过是几息的功夫,林子全身的灵气已经盛满了每一处经脉,整个人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哪怕只要在轻轻的一击,必然爆体而亡。 就在这时,识海中又一次金光大盛! “乾坤有悟、坎离十备、中孚至兮、万物统天!” 浑厚有力的十六个字犹如洪钟撞击、醍醐灌顶,顿时把林子把心魔幻境中重新拉了回来。 虽然只是眨眼睛的事情,但清醒过来的林子还是出了一身冷汗,如果没有最后的当头棒喝一击,只怕从此世间就没一个有林子的人了。 可接下来的事情却不好收拾了! 突然看到了林子突然怒目圆睁,入魔癫狂的样子,只有四五岁的小林然一下子就被吓住了!随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所出之声震耳欲聋,爆发力极强。 “你个小兔崽子,胆子越来越大了,叫你拿东西不拿,然然难得来家里一次,你还怎么还把她弄哭了?” “然然乖!然然不哭,是姐姐不好,看婶婶打姐姐,是姐姐错了吓哭然然了,你看婶婶已经把姐姐打疼了” 林妈听到林然的哭声,急着放下东西就上来抱住林然一边安慰着还不忘狠狠的拍打了林子记下。 哭的还真大声,林然!你妈叫你回家去练女高音!林子心中腹诽可一句话也没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