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九校联考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四十三章 九校联考

不过林爸单位里很多大学毕业的小年轻坐坐办公室拿的钱就比林爸来的多,所以林爸觉得林子赚的钱还是挺合理的,并没有林妈那么多想法。 晚饭后,送走了然然,林爸林妈便进屋说起了话。 “老头子,咱家林子懂事了,会帮家里分担了,你看这是她给我买的两身衣服。” 林妈说着,拿起了床头的两件羊毛衫摸了膜:“这可是进口的纯羊毛的,料子摸着舒服,做工也精细,不是普通货,我以前在羊毛衫厂里做过,就这件衣服每个几百块怕是拿不下,林子这丫头才赚钱,就开始乱花钱了,怎么还买了两件呢。” “女儿大了知道孝敬爹妈了,给你买好的,是在心疼你,你还不乐意了?再说林子花的是自己赚的钱,你也啰嗦。” 林爸也是开心,刚刚闺女塞给自己一双上好的牛皮鞋,那牌子自己是见过的,和公司里领导穿的一样。 “我这不是怕她大手大脚习惯了,以后不知道节约幺!”林妈虽然嘴上说着,可心里还是甜的和蜜一样。 “你自己闺女,你还不知道!就是个守财奴,小的时候买东西,因为人家少找了两分钱,三四岁的娃,讲话都不利索,硬是在人店里站了一个小时也要把钱讨着。 稍微大后就更省了,每次把零花钱五毛一块的赞起来,一年到头也能有个一两百来找我换整钱,放到自己的小百宝箱子里一张张的叠好。” 想起林子小时候的财迷样儿,林爸眼里满是笑意,又叹口气到:“我是老了,不中用了,但咱们家闺女是个有志气的,从小的看着就是个倔脾气,怕是以后会有大出息。”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生的女儿,你那家那两兄弟,还有你爸,不都看不起我没生出个儿子来吗?现在看看咱们家女儿可比他们儿子都来的有出息。” 林妈本来就是个好强要面子的,最见不到被人所三道四,这次觉的自家女儿给自个儿争气,也算除了自己多年的一口恶气。 林子在自己房间里听到林爸林妈的谈话,心里也是高兴,以前小的时候不懂林爸林妈的心,总怪林妈不疼自己,只知道每天打骂。心里不是没有怨恨的,时间久了也就不合爸妈亲了,总想着出去。 也是等自己工作了才知道林妈的苦,这么大的生活压力工作压力逼着,谁的脾气都好不了。 十月一月底,z市会举行一次九校联考,就是九所国有的初中的初中生来一次大联考,会请省里的特级老师前来批卷,已示公正。 这种联考,每年都会有一次,是除了中考以外,另一次给学校给校长老师长脸的机会,所以每个学校都是卯足劲折磨学生,以求在打败其他八座学校,拔得头筹。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z中,虽然z中的名字好听,不知道还以为是z市最厉害的学校,其实不然,z中的教学质量,只要不垫底就不错了。 这几个星期整个z中也是气氛紧张,各科老师都逼着学生不停的做试题,晚自习也自动延迟到9点以后。不为别的就为了让z中在排行里别太难看,要是能在中游就更好了。 z中的校长这次也是恨下心来要整治,主要是是丢脸丢怕了,平时没少受其他几所学校的冷嘲热讽。 这种九校联考林子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知道题目比一般考试要难点,但也不会差太多,所以完全就不放在心上,不过大家都被留下来晚自习,自己也逃不掉,只能找了两本小说,一个人在角落看的津津有味,看到有趣的地方,还会心一笑,看的宋玉梅一愣一愣的。 林子真是厉害啊,一点都不担心考试,这么多习题试卷,几分钟一张,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全部做完了,自己拿着她的试卷抄都抄了两个多钟头了还没写完,这差距也太大了! 林子平时虽然很冷,很不好接近的样子,不过却从来不找学生的麻烦,因为成绩好,就有几个胆子大的同学尝试性的来问她问题,林子也是很客气的一一解答,从没有过不耐烦,就了同学们也不那么怕她。 渐渐的他们又发现林子做的作业简直就是标准答案啊,便有几个同学窜说着来要作业抄,结果林子也没有介意,很大方的就把作业分给他们去抄了,结果没几天后,林子的作业就变成了全班共同抄的对象。 其实林子觉得把作业分给他们抄也没什么大不了,现在的老师发习题都是以量取胜,生怕自己比其他老师发少了吃亏,每门功课都是十几张的发,这帮小屁孩要做完,不得写到明天早上去?即使抄,以他们的速度也得抄好几个小时。 就这样的海量式攻击,学生都只求完成作业,完全没时间去思考学的是什么,出自哪里,原理又是什么,时间久了只会出现逆反心理,会越来月不爱学习,甚至恨上学。 怪不得z中的教学质量一直上不去呢。 林子看的是一本言情小说,这本书自己前世也是看过的,感动的一大糊涂,被骗走了好多眼泪。 可现在又一次重新看,却发现完全就是个喜剧么,从女主到男主到女配男配真的是一个比一个雷人一个比一个搞笑,特别是那些台词,基本都是琼瑶奶奶附体,看的林子起来一身鸡皮疙瘩。要不是林子定力还算好,基本就要爆笑出声了。 “林子!你在看什么,这么开心?” “一本很恶搞的小说,太搞笑了!” “讲什么的!?” “讲一个二货女主,无数次的趴坑,撞上白内障男主,两人居然谈恋爱了,太搞笑了!呵呵!还有一个羊癫疯上身的女配,真是太可爱了,一出现就抽,每次抽的还都一样。呵呵呵!”林子越讲越乐,完全没有发现物理老头的脸已经和锅底一样黑了。 “这么搞笑,借我看看!”最后两个字物理老头基本是咬着牙说的。 “好啊!好啊!我也快看完了,借给你好了。”林子间有人分享,很大方的把书一合,递了出去,结果看到一张紫黑色的老脸,并且这张老脸很是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