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牵手很有爱 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四十四章 牵手很有爱 一

“老师!”林子低着头,看似一脸的羞愧,其实心里在腹诽,遭老头子,年纪一大把了,还玩这处,老顽童一个。 物理老头双眉一挑,一把抄过林子的书,翻了两页,也没仔细看,确是语重心长的说道:“林子,老师知道你脑子聪明,但也是耽误不起的,你应该也知道伤仲永的故事吧,我不想你这么一颗好的苗子给毁了!” 听了物理老头这么认真的一番话,林子也一愣,她是知道这老头虽然严苛,但却不死板平时也每个正经,经常和同学开玩笑,却没想到突然和自己这么严肃的说了这番话。 虽然自己对自己的成绩是绝对有自信的可却完全找不到反驳他的话,更何况,老头是好心的。林子默不作声,这次倒是真的有点羞愧了。 “呵呵呵!这次被我吓到了吧!让你一点点大的小丫头片子,每天装的一副大人模样!也太不可爱了!”物理老头将书一遮,圆乎乎的脑袋笑的见眉不见眼。 “”请问,我能打你吗? 因为初中是五门主课,所以三天考试下来,就有半天的时间是放假的,林子乐的有半天休息时间,刚好可以去张全的外卖店看看,这小子最近忙的不亦乐乎,也不来烦自己教他功夫了。 说起教功夫这件事,林子心虚的很,自己的伸手全仗着修真者的反映速度和灵力,一毛钱功夫都不懂,又不能教张全修真,那还怎么指导,纯粹和稀泥。 林子到的时候,看到十几个年轻小伙子坐在农民房院子里聊天,看着很是清闲,心下疑惑,大步上了二楼办公室找张全。 “怎么看着都很清闲?生意不好?” 正在忙着算账的张全看到林子来,急着起来去倒了杯茶: “林姐!你喝茶!”一边笑着到:“不是什么好茶,最近太忙了,没时间去弄点好茶来。” “这有什么,创业期间一切从简么。”林子也笑,并不在意。“你怎么忙,怎么楼下的员工看着很空呀?” “哦!前段时间去了几个学校,企业发了广告传单,效果不错,这几天就好多人来订餐,订的多的,我就给他们打折,生意一下子就好起来了,因为大部分是一帮人一起团定,只要几个人一次性送就好了,现在已经过了饭点,零散的订购也很少了,就空了,等到四点就会忙起来了。” “我看你这里地方挺大,还有不少可利用的,你手头上可还有余钱?” “还有两三万?怎么,林姐有想法?”张全一听就觉得是有戏,眼睛都亮了一亮。 “不如去找几个甜点师傅来,做点糕点小吃,在弄些饮料下午茶什么的,成本不高收益却很大,也不会浪费了下午的时间,记得味道是其次,一定要做的好看精细的,。 做几张漂亮的价目表,弄些个好看时尚的小册子,让那些配送的人随身带着,送餐的时候顺便发出去。那些小资的上班族会喜欢,特别是女人们。” “这倒是个好法子,我看不错!”张全挑了挑眉头,眼里都是精光。 “还有一件事,和你商量下。” “林姐太客气了,有什么事您直接吩咐就是,还说什么商量。” “你的店自然要和你商量,我想把我妈安排到你的店里来,不用什么要职,只要弄个清闲的职位就好,管管外卖配送员或者客服什么的,我妈没读过什么书,不过能力不错做事很负责人。我就想让她别太累了,你也不用另给她开工资,从我的红利里扣给她就好。” “这怎么可以。林姐!怎么好叫老夫人做这种小事。”张全大急。 “呵呵!什么老夫人!你当是在古代呀!”林子郁闷:“我妈不知道我的事,我只会和她说是介绍到同学家的店里,你全当不认识就好,平时稍微照顾着点,别太明显。” “那行,林姐你放心,老夫人在我这,不会有委屈的。” “尼玛说人话!!,我妈年轻着呢!在叫老夫人巴掌伺候!”林子嘴角抽抽。 “是是是!我错了,放心!阿姨就交给我好了。” 蜀地往西几千里之外的呒莛山,高至万丈有余,却终年烟雾缭绕,无人能识,若是有心打听,即使是方圆几里的百姓都不曾听说过。 而此时,呒莛山下,却站立着一个年轻男子,只见此人从腰间掏出一张黄褐色的纸张,纸张上描绘着朱红色的古怪纹路。男子将纸张放于掌心,双掌合十,口空默念着什么,又将纸张抛与空中。 那黄褐色纸张居然缓缓向上空飘去,待过去两三息,纸张自行燃烧,化作一款紫红色火团,燃尽消失。 不过是片刻,浓勿渐消退,出现一条蜿蜒小道。小道尽头,有一处黑影,正急速往山下而来。 站立着的年轻男子嘴角抽搐,表情甚是抑郁。那些老头儿越发的抠门了。 “蓝公子,贫道有礼了!” 来人是一个穿着月白色长袍的道士,看着年纪甚小,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面部清秀干净干净,梳着高高的发髻,插着一根紫檀木簪子,颇有一股子仙风道骨的味道。 “有劳师傅了,只是这次为何没有玉舟接引?” “玉舟每年三月方可动用一次,以往蓝公子都是三月前来,而今日只能由贫道代为接引,请蓝公子跟贫道前来。” 说着,白衣道士伸出左手:“请蓝公子将手交与贫道。” 蓝羽满脸的黑线,这是要手牵手吗? 两个大男人手拉着手一起上山,这个合理吗? 呒莛山的那些个老头连一颗灵珠都舍不得多用?什么每年三月动用一次,不就是抠门想省钱吗? 几分钟后,年轻男子和白衣小道士已来到了呒莛山顶玄天殿前。白衣小道士表情平静无波,将手收回,在微微一鞠躬身,算是行礼:“蓝公子,执事长老就在殿内等你。”言罢变自行离开了。 可年轻男子的脸色却不甚好,将自己狼狈不堪的衣服整理整齐,又理了理被吹的凌乱的头发,从口袋里拿出湿纸巾,表情厌恶的将自己的手擦了一边又一边,直至红肿方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