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酿制灵酒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五十一章 酿制灵酒一

林子很是无奈,可这也没办法,这是人类的本性,大家都是宁愿相信捕风捉影的暧昧八卦的,谁都不会去相信真的没有任何事情。 毕竟一个有话题聊,一个没话题聊,学校生活太寂寞呀,只能期盼时间长了就淡去了,或者有其他劲爆的话题掩盖自己的消息。 京城临郊的一座不知名小山上,蜿蜒崎岖的小道两侧,大片大片的枫叶火焰焰的蔓延着,红的夺目耀眼。一个穿着紫色小衫的五六岁小女孩站在一个白衣男子身后,圆嘟嘟的小脸上切切的满是害怕。 “十六叔,惜雨真的要去吗?惜雨害怕!” “小惜雨乖,这是好事情,多少人想求都求不得呢?”白衣男子笑的一脸温和,窝着小姑娘的手更紧了紧,似是安慰。 “可是;.可是惜雨不想去,为什么大家都不用去,就惜雨一个人去呢?惜雨去了是不是再也看不到爸爸妈妈了?是不是再也看不到十六叔了?还有三哥哥,六哥哥”蓝惜雨越说越伤心,哇的一身就哭了出来,小小的人儿一抖一抖的。 “惜雨,不许胡闹!” 突然一个长相庄严的中年男人厉声在远处呵斥到,早前刚下过一场雨,山路泥泞,可来人的衣衫鞋面却没有沾上一点泥土。 “父亲!” 紫衣小人看见来人,更是害怕,整个人都窝到了白衣青年怀里。 “明天就要跟着仙师去嘸莛山了,怎么还这么胡闹?一个人偷偷跑到后山来,你知不知道你母亲多担心?要不是你十六叔找到你,你妈妈就要出动暗霁殿的人了。” 中年男子皱眉怒斥,一点都没有把她当作一个小孩甚至当作自己的女儿看。 紫衣小人儿听了斥责脸涨的通红,却倔强的不肯低头,肉嘟嘟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珠,就是不肯擦去。 白衣青年蹲下身给小人儿擦掉了眼泪,又对中年男子说:“家主,惜雨还小,别怪她。” “就你惯着她,你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别说以后是要去修真门派的,就是一般的古武世家都不会出这么娇纵懦弱的。”中年男子很是不满说着一把将小女孩给拉了过来。 “十六叔”小女孩哇的哭了出来,像是怕急了自己的父亲。 那白衣青年看了有些不忍,却又没有任何办法,只是尽量柔声些倒:“小惜雨乖,把眼泪擦掉,惜雨是我们整个蓝氏的骄傲,以后会是整个蓝氏最强大的人,是我们家族的守护神,所以小雨不能哭,强大的人不溜眼泪。” 小姑娘听的直点头,眼泪虽然止不住,可任倔强的用双手不停擦拭,小嘴一抽一抽的想说点什么可一只没说出口。 “唉!这丫头从小就倔,谁的话都不听,也就十六弟能说的动她。”中年男子看了叹了口气,声音也没了原先的严厉。 “也难为她了,才这么小小的年纪就要扛起整个家族的希望。” “如果不是”蓝氏家主顿了顿,却没说出来,只是到:“本来打算等她在大些去的,她母亲也是极舍不得的,可这次没有办法。” “大哥,我明白” 见年轻男子这次并没有叫家主,反而叫了大哥,蓝家主有些欣慰的点点头。 “十六弟,你上次说的那个姑娘真的是修真者?”蓝家主疑惑的问道。 “七成以上的把握,即使不是,也是顶级的古武高手。”白衣青年思索了下淡淡的到,没错这个人就是lin的经理蓝羽。 “那你有什么打算?” “不管是那种,这样年轻的高手都不是我们能得罪的,能交好最好,如若不能,也不强求。” “小十九已经去了z市。”蓝家主淡淡的道。 “什么?他又胡闹。”蓝羽没有微蹙。 “小十九也大了,会有分寸的。” 蓝家主不以为然的道:“也许还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呢。”说着,脸上闪过暧昧不明的笑容。 蓝羽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蓝家主的意思他在明白不过了,小十九是什么样的人?借着自己的长相俊美,小小年纪就在外面胡作非为,惹了一屁股的桃花债。 想了想那个单薄清瘦的小身板,那张干净雅致的小脸,蓝羽心里有一种说不明的奇异感觉。 大概蓝羽也没有想到他担心的事情,已经在发生了。 这日晚自习后,轮到林子值日,当她检查完门窗,锁好门后校园里已经没什么人了。 晚上的气温远比白日来的寒冷些,林子穿的有些少,虽然练气期修士的体质比寻常人好的太多,但还是感觉到一丝丝凉意,林子双手抱胸揉搓了下裸露在外的双臂。 “今天降温了,怎么不多穿点?” 声音温柔透着一种似乎早就认识的熟悉感,林子惊讶之余,感觉双肩一阵温暖,自己的身上就多了一件白色外套。 林子转过头看去,是一张俊美异常的脸,妖娆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顿时周遭满是流光溢彩。 是那个初三联考第一名?自己与他可并不熟悉?林子觉得有些眼晕,好在脑袋还算清醒。 林子皱眉,静心摒弃自己刚刚的产生的一点异样,再看向那男生时,脸色已经一如既往的平静、冷清。 只是眼里难免闪过对这个男生那种自然熟的问话方式的一丝警惕和不喜。想着就把衣服拿了下来还给他: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冷。” “穿这么少还不冷?真是个倔强的小姑娘。”说着男生好看的嘴角微翘,笑的异常温和。 可林子看的却总觉得太过妖孽轻佻了。 “我们好像不熟。” 说着林子转身就要离开。因为前世的原因,现在的林子对长的好看的男子有种不自觉的警惕和疏离。妖孽太危险,碰不到,还是躲远点好。 “喂!我并没有恶意。” 男生喊着,却并没有追上来。见林子依旧没有停下来,男生也不在意,反而拿起了那件刚刚披在林子身上的白色外套,放在鼻尖嗅了嗅。 (小蓝尾巴一摇,抬起高昂的脑袋:我饿了,灵草灵果呢? 林子额角一抽:没有票子哪来的灵果灵草 小z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