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酿制灵酒三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五十三章 酿制灵酒三

最让人高兴的是,即使喝了这么多,林爸也不见有多少醉,头脑还清醒的很,这样也不用被林妈骂了,真是两全其美。 林子见林爸喜欢,婉约的劝解林爸少喝外卖的老酒,就喝这桃子酿。 林爸得知林子的同学家在卖这酒且价格不贵也就同意了。 尝到了酿酒甜头的林子,现在更加醉心与酿酒了,不过她这次是实实在在的要酿制灵酒。 照着酿制灵酒的方子,配备好所需的低阶灵草做引子,又摘了好不容易从小蓝嘴巴里抢出来的灵桃。 先用灵力将低阶灵草炼化成灵液,放于陶罐中,又加入一小股灵泉稀释,再将去核的灵桃放置其中浸泡,这次却不用撒白糖,而是用神识将身灵力化作极细小的一股股,一点点的炼制着这罐子内的桃子,直至将其完全炼化成液体。再将罐子密封,同样埋藏在桃树下。不过这次却不需要规定具体的时间。 林子分别尝试了几次,发现时间这灵酒不同与凡酒,如果只用几息时间掩埋,这坛子酒就算酿废了。而花上一刻钟时间,就会发现此时的桃子酿酒香浓郁,味道清醇。喝入口中有丝丝灵气围绕,勉强算的上是下品灵酒了。 而花上一个时辰的灵酒,则完全不同了,只要稍稍打开一点点,浓郁的酒香就扑鼻而来久久不得散去。 稍稍喝上一小口,酒水才沾上唇瓣,酒内蕴含的浓厚灵气瞬间涌入口腔,喉腹,滋养全身经脉。 好家伙!居然是中品的灵酒,林子看着大为咋舌。这种灵酒即使对于筑基期以上的修士都是极为难得。 随后欣喜过旺的林子又试了两个时辰,三个时辰,发现灵酒完全不会在改变了,才放弃。 不过也是林子贪心了,这种低阶灵果配上低阶灵草能酿制出中品灵酒来,已经完全是逆天的事情了? 难道还奢望出现上品灵酒极品灵酒不成?毕竟所用的材料都是最低等的。 林子暗自琢磨其他材料和酿制方法都与玉简上的方子一模一样,怕是问题就出在空间里一息几年的时间规则和自己加入的灵泉水。 林子欣喜若狂,灵酒不比丹药有那么多的规定和丹毒,对修为水平也没有有这么多的限制。 中品灵酒对筑基期修士有好处,对金丹期元婴修来说士也是有好处的,只不过这点稀薄的灵气,那些大能们不一样定会看上眼,但满足一下口腹之欲也是没有坏处的。 而对于练气期的修士来说,中品灵酒简直就是逆天的滋补,每次只要一小口,就能瞒着几个大周天的灵气需求,完全不会比平时所服用的下品丹药来的差。 即使是下品灵酒每天喝上几口对于练气期修士来说都是极其大的补助了,所以一般来说灵酒的价格是绝对不会比灵药来的低的。 修真者虽然要摒弃口腹之欲,但也有不少嗜酒如命之徒,这样一来有些酿制精良的灵酒更是千金难求。 林子的经脉经过朱红果和灵泉水的改造远远比一般的同阶修士来的坚韧宽阔,不过饶是这样,林子也不过喝了两三口,就打坐修炼去了。 其中原因:灵气太充足是其一,酒劲太猛是其二。 改良办的桃子酿酒精度数实在太高了,就是林子这样的修仙着也被灌的晕乎乎的,要是在喝下去估计就梦了。 有了灵酒的滋补,修炼起来更是如鱼得水,不是说快的惊人,却也顺畅舒适,尝到甜头的林子果断放弃了平时修炼丹药的补助,改为以灵酒修炼。这样也可以避免丹毒积累。 不过悲剧的是,每次修炼前都要把自己灌的七荤八素的,即使修炼了几天几夜身上也有一股子挥之不去的酒香味。 这种酒香味又不似凡俗气味只要稍加用点灵力就能抹去,林子不得不在修炼后去灵泉里泡上大半天,或者和死鱼打上一架,才能让味道散去,不过的近一些的人还是能闻的到。 前世滴酒不沾的林子,没想到这世居然要变成一个酒鬼。 张全的外卖店做的顺风顺水,不过短短一个多月,一切都进入了正规,生意很是红火。 别看都是些蝇头小利,可胜在量大,刚起步居然就没有出现过大的亏损,除去必要的开支,员工薪水,还有一些进账的。 这个是很好的开始,让本来有些忐忑的张全信心倍增,干劲十足。 可是有时候事情往往是两面性的,福兮祸所兮,张全的风生水起落在了有心人眼里确不是一回事了。 这日狼帮里的一个张姓小混混花光了身上的钱,想着怎么去自己老母地方剥削点。 那混混张的老母住在城乡结合部的农民房里就在张全租的房子边上,算是邻居。 还不到十点,那混混张就到了,刚到门口就看到了在外忙进忙出的张全等人。 小混混别的本事没有,可眼力见却是很好。这不是好久没看见的全哥吗?听帮里的兄弟说,全哥退出了狼帮跟着别人去混了,怎么在这里? 好奇的混混张已经忘了最初来的目的,反而向自家老母打听起了隔壁在做什么。 那混混张的老母一听儿子回来不是要钱的,心下大松一口气,说起话来也不在畏畏缩缩。 “那隔壁老蔡家的房子两个月前被租了出去,现在变成的了一个做饭的地方,整天儿见的都能闻着一股子饭菜味儿。 可又不像做饭馆的,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也不会有人来吃饭呀!眼见着好几十号人忙进忙出,说是送外卖的,儿子啥是送外卖的?”混混张老妈本来就是个八卦的人,和儿子越说越好奇。 “我听别人说呀,在里面做的人工资可高了,一个月得有一两千,也不见他们干啥活。” 混混张一听有点眼红了,这每个月要好几十号人发钱,这张全是发大财了吧!自己在狼帮混了这么久也没见者有谁提拔自己,能弄到的钱少的可怜,每天有一顿没一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