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贱人就要巴掌招呼 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五十六章 贱人就要巴掌招呼 一

如果狼王输了被吞并了,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一旦狼王赢了,蓝青刀怎么可能不报复? 这种传承家族可以允许弟子互相比,拼甚至自相残杀,可却不允许任何家族意外的人欺负到蓝家人身上,哪怕是一个不受重视的圈外人。” “这件事,狼王知道吗?” “不知道,我隐约有提醒过狼王,可是他根本听不进去,狼王这是在自找灭亡呀!” 张全有些无奈,不管怎么说狼王对他也算有知遇之恩,如果可以,他也不想狼王有这种下场。可是,现在的狼王他刚并自负,不撞南山不回头,自己是绝对不能跟着他冒险的。 自己还有妹妹要照顾,张全无法想象一旦蓝氏报复,还会不会留有后患。任何人都知道斩草要除根。 想着又劝到:“如果狼王执意如此,你找个机会退了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没必要耗在狼帮。” “我我我出了狼帮要去哪里?总不能改投青刀盟吧。这呀太”紫毛犹豫,抓了抓头上的一撮撮,不知如何是好。 “你丫个没出息的,怎么就不想想别在做混混了!”张全气急, “啊!不做混混了,我做什么呀?除了打架我什么都不会呀。” “要不跟我混吧,我开了一家外卖店,虽然挺幸苦,也赚的不多,但安安稳稳的,多好。”张全耐心的劝导。 “外卖点?做什么的?不会是跑腿吧!” “店里已经有二十多个跑腿的了,你要来,肯定不会是跑腿。”张全嘴角抽搐,就你这样,跑腿我还怕吓坏客人。 “全哥,你不会真跟了那个小丫头吧?”紫毛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张全的眼神也有点奇怪。 “别这么没规没距的,叫林姐!”张全正色到。 “不是吧!全哥!你可是全哥呀!那丫头才多大!”紫毛凌乱。 “你忘记你是怎么三巴掌被扇晕的了吗?”张全无视道。 紫毛的脸色刷的惨白,似乎回忆起了什么恐怖的画面,又一下子涨红转紫。 除了桃子酿,林子又挖出了玉灵琼浆、青渊酿、杏花醉等几十张灵酒方子,之后的每天除了修炼就是泡空间里酿酒、喝酒。林子除了一身的酒味,连气质都改变了,不再是一副冷冷清清的冰山模样,反而成了整天迷迷糊糊是笑非笑的小醉鬼模样。 不过其他灵酒的酿制可不比桃子酿那般简单,对灵草灵药的熟悉度,对神识的掌控都要到极为精细的程度才可以,差之一毫,失之千里。 直至现在,林子也只是将杏花醉酿的勉强喝的进而已,其他均是报废品。 而储物室里的下品灵药已经消耗了大半,连中品灵药也损失了十几株,没了灵草院子做后盾,储物室里的灵药是用一株少一株的。 林子做了下清点,玉盒里的上品灵药不过二十几株。中品灵药原本有一百来株,现在也不过八十几株。下品灵药到还是有不少,还有两个柜子,但按照林子酿酒消耗的速度也维持不了多久。 最简单的杏花醉要用五百年份的武邑草、醉心草做主料,千年份杏花花瓣做酒引,这些都是下品灵药。剩下做陪衬的几十种初级灵药还算不得品级,如果能找到,用凡草也可以代替。 虽然所需灵草的品级、年份和数量和桃子酿相差无几,可对神识的要求却是完全不一样的。酿制杏花酿对神识的精准度更为严苛,耗时也更久。 每次单单只是将各种灵药炼制成灵液这一步,就能将林子神识耗费到极致,连带着灵气也消耗一空,更别说其他步骤,完全是勉强为之。 而更为高级的玉灵琼浆、青渊酿就不用说了,单要将方子里的一味中品灵药炼化,就是将神识炼制虚脱,也无一成功。 林子无奈做事果然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多大的修为做多大的事,不能任意妄为。 林子决定日后还是以酿制桃子酿为主,这种灵酒已经足以支持自己现在的修行需求了,当然空余时间还是会酿制杏花酿。 因为林子意外发现,自己每次在酿酒的过程中将神识消耗殆尽之后,神识的强度就会增加一分,且因为炼制杏花酿所需的神识强度,恰恰就是是自己所能展开的极限,这样的锻炼方式最为适合自己。 当然还有另外的好处,比如精确的神识控制,不但会让强度增加,连精准力也会得以提高,这对法术灵力的施展也是很有好处的。 现在林子的修为已经到了练气五层,虽然是依旧不过是练气期中期罢了,可所需的灵气却是练气初期十倍不止,想要进阶更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 且林子自觉因为作弊利器修炼的数度已经过于快速了,这样下去怕是拔苗助长,反而对以后的修行更为不利。为了能保证根基稳固,就目前来说锻炼神识和控制灵力也是增长实力最好的方式。 当然还有杏花酿自己已经初见成效,可以勉强炼制,报废品不会很多,也不会太多浪费下品灵草,毕竟自己现在的灵草有限,属于坐吃山空。 每每思极此处,林子就恨不得把小蓝的嘴巴给堵住。 善哉善哉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 早上简单的梳洗了下,林子就匆匆往学校赶,最近经常因为酿酒酿到忘我,常常估算错时间,已经不止一次迟到了,已经让章茹慧有些不满了,为了让以后三年里能生活的相对愉快,还是安分些好。 这次出门前林子整整在灵泉里泡一天一夜才算罢休。已经不止一次被小梅说一靠近她就有种晕乎乎的感觉,像似喝醉了一样,似醒非醒。 灵酒的威力果然非同小可,普通凡人就是闻都能醉了 有几次还能看到那小丫头话说着说着就睡着了,还开始讲乱七八糟的梦话,一边讲还一边流哈喇子,时不时还笑上几声。 宋玉梅因为上课睡觉挨骂的事情日渐增多,每次林子都有种被刀子刮脸的感觉,尴尬呀!孩子俺对不起你 放心,这次俺都快泡成海绵了,绝对不会还有酒味了。 (今天下午两点青云榜跪求票子收藏小z三叩首小蓝呢赶紧跳个舞给各位看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