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麻烦不断 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六十一章 麻烦不断 一

瘦猴的脸又红又肿,末了还给吐出一颗牙来。张全一看乐了:“好家伙,紫毛你小子应该去混整容界,你这几巴掌扇的可真有水平,你看这猴子原本瘦的和饿死鬼投胎一样的脸,一下子就富贵了很多,不错不错,看着都不猥琐了。” “我看也是,这样才像看口就要三万的脸,要不我在送你几万?哈哈”紫毛也乐了拍了拍瘦猴红肿的脸,笑的都合不拢嘴。 宋玉梅的哥哥自然被林子塞到了张全这里。不过林子和张全事先说好了只是给他三个月的先试用,试用期一过,要是做的不好,也不用给自己留面子,是去是留完全有张全做主。 林子觉得可以任人唯亲,但也讲究公平公正,不然什么样的营生都是做不长久的。 好在宋玉梅哥哥确是个肯吃苦的,每次干活都是最卖力的一个,张全注意了几次也觉得很满意。 而宋玉梅本人,因为怕她在遇到这样的事情,又或者说是为了安她的心,这几天晚自习结束,都是有林子送亲自回家去,这么一来一去,林子每天回家的时间也就晚了许多。 这天将宋玉梅送到家后,已经快到九点了。最近天气有些转凉,空旷的马路上已经没了什么行人。 宋玉梅家住在城西西郊边上,这个地方对于市区来说算是很偏僻了,不过目前z市政府已经将这块地方规划在开发中,一些房地产商已经闻风买地盖楼,下手快的楼盘都快封顶了,也因为这个,反而让原本人气就不多的地方看着更加荒凉了。 一边是空档死寂的高楼林立,一边是留守老人的民房旧屋,中间是宽敞的柏油马路,路是刚刚修完的,还没来得及植树。因为还有一些连夜动工的工地,空气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粉尘,和极其刺耳的叫嚣声。 谁想到现在脏乱糟糕的地方以后却会是寸土寸金呢?看着眼前的空旷,林子想想都觉得好笑,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不知道吗? 不出三年整个城西西郊都会被改造成高档商务住宅区,而在六年后原本在市区的重点高中h中学和其附属的h附中也会搬迁到这里,让这里的住宅成了千金难求的学区房。 z市是个连三线城市都算不上的小地方,可其消费能力和房价却堪比一线城市,特别是08年那会儿房价开始大涨,z市的房价一度仅跟在帝都和s市后,让众多专业人士大跌眼镜。 后来国家出调各种限购政策控制了一线城市的房价,可z市却因为地理位置位于天朝东部三个经济最发达地区的中心,且三面环海,交通运输方便,成了国家级经济特区,因为要将z市打造成最大的免税城市,一流的港口城市,所有对其他地方有用的限购限价令到了z市就不管用了,房价不但不跌,反而涨的更欢了。 林子脑子一转,想到,现在西郊的房子可还卖不出去呢,价格低的可怜,不如买两套房子下来,这可比炒股抄黄金来的给力。 林子越想越觉得可行,嘴角微微扬起,连脚下的步子都轻快了起来。 现在在西郊的房子百来平米也不过三十几万,林子想着都乐,这里以后可是4w一平米呀,还是有价无市,没点后门根本进不来的地方。 “赵兴宇,你确定这娘们住这里?这地儿可够荒凉的。”矮墙民居边一个长脸男人咧着嘴,满脸的不耐烦。 “没错,就是这里,我全都打听清楚了,这两天小娘们溜的快,凡事都躲着我们,还有那小子,连人都找不到,今天非得把她们整死不可。”赵兴宇眼里闪过狠毒,压低了声音说道。 “呵呵,没看出来你小子平时看着老实巴交,下手还真狠,怎么说都是同班同学呀。!” “呸!就是一个贱人!” 赵兴宇说着啐了一口口水,想起那天的巴掌,就觉得自己的一口气卡着胸口,堵着不顺,虽然不知道是谁打的,但肯定和宋玉梅、林子这两个贱人脱不了关系。林子这个人还没摸透是来什么来头占时不好得罪,可这宋玉梅和他哥就是两乡下土包子,没权没势没钱,整死了也没人知道。 此时的林子早已闪身到了一边,听的肺都要气炸了,好家伙,真够黑的呀!其实这几个人一出现林子就发现了,只是原本还没在意可,没想到神识随意一扫就听到了不该听的。 尼玛!姐真想一巴掌将赵兴宇这个贱人拍到墙里,抠都抠不下来。 林子双手紧握,指甲都要陷入掌心,可最后却并没有真的付之于行动,就在刚刚林子用神识仔细探查了一下,惊讶的发现这帮人里,除了赵兴宇其他几个可都是练家子,特别是和赵兴宇对话的那个长脸男人,骨骼肌肉的强度都异于常人的恐怖,恐怕比张全都能打。 这样的情况明显不再是打一巴掌肿上两天就能了事的了,这个赵兴宇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能找这么多专业打手只是用来处理一个没有背景的小丫头? 凭着自己是修真者的身手和速度林子自信自保完全没问题,出手偷袭教训教训他们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这有用?只不过是出了一口恶气?以后呢? 如果是想今天就地解决,不留后患却是不可能的,不说自己下不下的了这个手,就是下的了,也没有这个实力。 万一解决的不妥帖,反而得罪了赵兴宇背后的人,宋玉梅这一家子自己能保住吗?会不牵连到自己的父母吗?这些都是林子能保证的吗? 自己果然是太弱小了,即便是重生了,即便是有空间,却依旧弱小的只能缩在角落过最底层的生活,弱小到看到贱人行凶,却还犹豫不决,打算见死不救,当作什么都没听见没看见? 这是修真者应该有的态度吗?今天遇到这样的事情,自己可以退缩不前,置之不理,那下次呢? 赵兴宇易或者是别的人将麻烦找到自己家里了呢?对象不是同学是父母呢?我依旧是退居幕后,得过且过吗? 我的良心会安吗?我的道心能依旧坚定吗? 不!不会! 我的良心不会安,我的道心会止步不前。 既然老天给我重生的命运,修炼的机缘,我就要就要好好把握,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两三岁呀) (小篮啊你这样不行,唱的在凄苦点哀怨点要不哪来的票子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