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奇怪绿色小芽 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六十九章 奇怪绿色小芽 一

按理说一个练气中期的修士一天所需的灵力只需要几口下品灵酒即可补全,虽然林子的经脉比一般修士来的宽,因为是废灵根的关系所需灵气也比一般修士来的大,但也不至于到喝够半坛子也没有饱和的感觉。 林子狠下心来,挖出一坛杏花酿,灌了一大口,中品灵酒独有的雄厚灵力气势熊熊的扑面而来,贯穿体内经脉,顿时体内灵力充沛无比。可不过片刻而已,那似乎要爆体而出的饱满感就消下去了大半。 林子不敢大意,也不敢再喝下去,反而盘膝打坐修炼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灵酒滋润到全身各处的灵力更着功法的运转,会聚到丹田处。 过了几个时辰,林子已经运行了几个大周天,将灵酒所蕴含的灵力全部消耗一空化作自身的灵力,和往常一模一样,没有半点不自在或者奇异的地方。 这不就是最诡异的地吗?因为不管是像原先的喝一两口,还是后来的不断增加似乎都和以前一样,哪怕是一口中品灵酒也是只需要几个时辰,如果说多余的灵力没有被吸收却也不是,用神识观察可发现灵气确确实实是在运行的,也到了自己的丹田处。 只是丹田处的白团吸收了那些灵力后却也没有明显壮大的痕迹,仿佛自己用功或者不用功,修为就是这样,不增不减。 原先的自己以为是随着境界的增加所需的灵气本来就要比练气初期时多出十倍一样,修炼进度慢也再正常不过,可是这么慢却是不正常了,仿佛自从到了练气期五层后自己的修为就一直没有增加过,每次修炼都感觉到灵气在运转在融合却不见有半点壮大。 难道是自己的灵根真的太废了?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终生就要停止在练气期五层不得前进了? 玉络仙子的玉简里并没有提到后天改造的伪灵根还有好坏的区别,按理说都是后天废灵根,原是没有差别的,还不到筑基期,没道理自己的修为就会止步不前,林子狐疑却又早不到合理的解释。 可如今是要怎么办呢?这修炼还要不要继续呢?林子烦躁,想着要不再来一个周天,却怎么也不能静下心来,双手胡乱的抓着头发,真有种想打架的冲动。 对打架! 说时迟那时快,林子走出屋子,一个轻射就让自己飞跃到了空中,居高零下的俯视着空间下方的小院。 虽然衣服不够飘逸,不过也颇有仙风道骨的模样,所以轻射也算是林子最喜欢也运用的最熟练的法术之一,主要是够得瑟。 稳定身形后,林子暗暗将体内灵力转化成至强至爆的火系灵力,从左手掌心处聚集,不过一息之间,就出现一个人像大小的火球,熊熊烈火烧的林子几乎要闭上眼睛。 好家,这可够刺激的。林子嘴角一挑,眉眼处闪过皎洁的精光,也不犹豫就朝着灵泉处一团扭动着的蓝色光晕打去。 这团火球虽然不是什么功法里有的具体招式,但是是林子运用全身灵力集中压缩而成的,没有多余的花招只有实实在在的实力,这样一来其中暴虐之气可想而知,绝对不是以往那些天女散花般的火球术的威力可比较的。 小样这次非把你烧成烤鱼不可! 哪里想那个死鱼看着傻乎乎的反映倒是很快,像是早就知道林子要突如其来的偷袭一样。只是随随便便的一躲,蓝光就一闪而过。火球没有打中反而就直直的落入了灵泉中,发出巨大的响声,不知道是因为灵泉的独特之处,还是林子的火球威力还不够,火光瞬间消失不见,灵泉水四溅,像是满天烟雨一般。 飘至一边的小蓝擦了擦溅在身上的水珠,不满的摇了摇尾巴,飞给林子一记白眼,这疯女人是吃错药了吗? 悬空而立的林子,豪气的把灵气一把挥霍空,却不想身体就像是瞬间被人用针扎破的气球,浑身气势一恹,砰的掉落在了地上。 好家伙,还好林子的法力太低,飞行高度有限,不过是十几米的高度而已,要不屁股都得开花。 飞行有危险,请谨慎使用轻射。 揉了揉疼的发麻的屁股,林子一瘸一拐的朝灵泉处走去,并没有去理会那条吃货的鄙视,这小样瞧不起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林子死猪不怕开水烫早已无所谓了,反而用心的去观察了刚刚火球着陆点的变化。 除了灵泉四溅外,灵泉周遭的土体也没有什么出现明显的崩裂或者坑洼的变化,果然空间里的这栋小楼和这个院子都不是凡品怕是也是不低于空间的逆天法宝了。 就刚刚那颗火球的威力如果投掷外界,虽然还比不上原子弹火箭筒什么的,但炸毁半条街道完全没有问题,要是专门去炸一栋普通的房子估计连渣渣都找不到。 倒是原本院子里被小蓝啃的乱七八糟却一直没有清理的仙草灵药的残根剩叶被烧的一干二净,化作一堆灰烬撒在了周遭的泥土上,而四处飞溅的泉水更像是人工喷洒式浇灌一样均匀的滋润着悠着仙草灰烬的泥土。 突然间原本偏黑褐色的土壤居然开始泛出诡异的暗红色,仿佛充满了生机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林子疑惑,却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操作起一股灵泉又洒了上去,将还没有完全滋润的土地浇透。 片刻后,只听“扑哧”一声,原本空无一物的土壤上破开了一个小口,一棵暗绿色的小芽破土而出,绿芽细小的如同针尖一般,如果不是林子从一开始就不眨一眼的细心观察根本不会被发现。 时间安静的过去了一刻钟,原本想坐等它长成好弄清楚这东西真面貌的林子却意外的发现,这棵怪异绿芽并没有像院子外的果树一般迅速长大,反而停止生长,不再有任何变化。 不甘心的林子又用了几次御水术加以浇灌,却也没有任何反映,小芽没有生长也没有枯萎。 好奇的小蓝也早已来了旁边,小脑袋一扭一扭的仔细观察,林子原本还担心小蓝对这东西下毒手,可小蓝好像也看不上这点塞牙缝的东西,并没有一口吃掉,反而学起了林子耐心等待。 看那小东西纠结而迷茫的神情,林子也就明白了,感情它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样。 (小蓝!你除了吃还会什么?你就不能扭扭尾巴卖卖萌?要不票子收藏怎么来?)小z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