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怎么将一个人逼疯 二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七十八章 怎么将一个人逼疯 二

当然如果林子有读心术,一定会诚恳对张校长说,您真的想太多了,我只是觉得和一个智商明显有问题的人去理论,会让自己的智商也出问题的,和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章老师!,我想你的精神状况现在并不适合再在学校里认可了,这样!我放你一个月假期,连带着寒假你好好休息下,等下学期情况有所好转再来吧!你所带的班级我会找老师替你负责的,你不用担心。”张校长的话语冰冷,语气虽然不重,却有着无庸置疑的态度。 这话面儿上看着客气,可背后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就是说你章茹慧被打入冷宫了,淡定回家反省去吧,能不能重新回来要看你认错的态度。 章茹慧不敢置信的看着张校长,冲天的怒火在她体内熊熊燃烧,本就不好看的脸因为狰狞而变得丑恶不堪。 她一直一来都是个天之娇女,有稳定的工作有让人羡慕的老公,是这个学校里最无法得罪的女人,哪怕她横着走路也不会有人过问,可居然会有一天会被要求强制离开学校? 这般羞辱,她章茹慧怎么可能受的了?无法克制怒意的章茹慧手足无措,慌乱间竟然抓起办公桌上玻璃杯就往墙上砸去。 晶莹剔透的玻璃杯瞬间炸开,闪烁着光泽的美丽颗粒伴着水渍飞溅开来,模糊了三人的眼睛。 “啊!!——” 只听在撞击声后紧跟着一声凄厉惨叫,章茹慧已经满脸惊恐的跌坐在了地板上。她的脸上,身上都沾满了细碎的玻璃渣子,一丝一丝的殷虹血迹从身体各处缓缓渗透而出,泛着诡异的光泽。 这场面可真是像极了一幅叫做《自作孽不可活》的画! 玻璃杯子是张校长,砸是张蕙茹亲手砸的,而自己不过是用了一个小小法术让玻璃碎的更加精细些,掉落的方向更合理点而已,其实应该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吧? 林子嘴角泛起诡异的光泽,似乎很满意眼前的闹剧。 离得同样很近的张校长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手忙脚乱的掸去身上的水渍,末了还跳了两跳,生怕有玻璃渣子也同样嵌进自己的身体里。毕竟章茹慧现在的状况实在太恐怖了,可庆幸的是自己居然一点都没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林子想说的是,法术还未熟练,结局如此美好纯属意外,非专业人事请勿模仿! 很快章茹慧就被送去了医院治疗,这下可以名副其实的去养病了。张校长很是尴尬的对林子再三道歉,并表示不会让章茹慧事件再次出现。 林子点头应是,可实际上也不过是左耳进右耳出,对于张校长的处境自己何尝不知? 所以对付章茹慧这件事,自己根本就没有指望上张校长,但今天张校长能站在自己这边,林子心里总归是感激的,决定送他一个大便宜。 “林子你看,那不是班主任?不是说请生病请假吗怎么又回来了?看她中气十足的样子也不像生病呀?” 说话的女孩子叫李红,坐在林子前面一桌,是个比较活泼的女孩子,性格很好和大家相处都很愉快,林子对她的印象也很好。 顺着李红的话,林子朝窗外看去,果然看到了章茹慧和一个陌生男子从校门口进来。 林子眉头一舒,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只是眼角的余光怎么看怎么狡诈。果然如自己所料,章茹慧又一次返回了学校,和她同来的自然是他的老公,z市教育局副局长,不过才两天就沉不住气了。 两人一进校门就直奔校长办公室,丝毫没有要理会身边打招呼的人,这目的很明确就是家里婆娘被羞辱了,老公觉得丢脸来找场子了。 林子借口去洗手间,出了教室也朝着校长办公室方向而去,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总要去听听这两人打算如何折腾不是吗? 路上,林子给张全打了个电话确认:“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林姐你放心,这种事情我最在行,保证妥妥当当。” “他进套子了?” “那必须的,我安排的人,怎么会出错,估计那小子到现在还美着呢,自以为碰到了是一场艳遇。”电话那头的张全带着笑声,看来事情进展的很顺利。 “证据齐全吗?” “把那小子的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保证细无再细,加上这次的香艳视频,绝对够上z市日报头版头条!” “二十分钟内整理一份送到市检察院去,记得别让人发现是你做的。再将视频剪辑成三段,先送一段去z市娱乐周刊,我想娱乐版头条比日报更受欢迎。” “放心,保证按时完成任务!”张全嬉笑着答应,完全没了做生意时的沉稳,看来还是下黑手这种事情最适合他,做混混的本性暴露无遗。 挂了张全的电话,林子又给蓝羽打了个电话,通知他20分钟后市检察院会有一份非常有意思的东西出现。 事情交代妥当,林子心情大好,不紧不慢的往校长办公室走去,仔细看看,忽然觉得学校里的风景其实不错。 瞧那道路两边高大的梧桐树伸展着空荡荡的枯瘦枝桠,交织错结,像极了一双双恶魔的爪子,此时此刻不觉得很是应景? 林子来到校长室附近,随便找了个台阶坐下,放开自己的神识往里探去,之间此时屋内的气氛已经很是紧张压抑,张校长站在一边沉默不言,脸色难看的很。 章茹慧则是一脸的得意加愤恨,恨不得将张校长就此革职换自己做才算解气。 而那个陌生中年男人或许是三人里面色最为平静的,不过林子还是在他的眼里看出一丝冷笑与不屑。 真是自大的男人,希望你过会儿还能保持现在的得意。 “王‘副’局长,希望你慎重考虑你的决定,这z市还没有到你可以只手遮天的地步。”张校长好似要破罐子破摔一般,故意咬重了这个‘副’来依次激怒中年男人。 (小蓝,最近评论区有点冷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