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幕后黑手二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八十七章 幕后黑手二

偏巧那赵大建年轻时候长的一副好皮相,迷得慕容燕神魂颠倒才有了之后的赵兴宇。 当然岁月是把杀猪刀,对女人是这样,对男人也是这样,所以才会有了四十好几的赵大建一个自生自灭还要溜须拍马才能靠上青刀盟。 “你的意思是,宋爸宋妈是被慕容燕带走了?”林子眉头微蹙,这种世家子弟做事是最不可琢磨的,也是自己最难懂的了的。 “恐怕是,我这两天的动静惊动了她,她不敢明着胆子对上蓝家却又不甘心,就提前一步弄走了人。”蓝羽低声到,他是有些自责的,更多的却是觉得抹不开面子,自己太过自信了。 以为宋家之事,不过是小事,自己帮忙也不过是买给林子一个面子,自以为是的觉得一切尽在掌控之中,没想到下手不够快,没有及时救到人,反而打草惊蛇被人捷足先登了。 “如果一直不让他们知道是谁下的手,怕是宋爸宋妈难逃一死。” 林子悠悠的说道,仿佛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可却着实把张全给吓到了; “林姐,你不会想自投罗网吧!” 也难怪张全吃惊,这几天下来他也不过是知道赵兴宇是被林子教训的半身不遂,可完全不知道林子是个修真者,他本能的觉得林子现身去面对慕容家,纵使有蓝家帮忙,也太过危险了点,万一出什么意外怎么办? “我说让她们知道是谁下的手,可有说让他们知道是我吗?” 林子微笑,如果自己独身一人,自然可以大大方方的去面对慕容一族,终是自己法力不高,修为不深,但面对一个古武家族的庶女却还是不怕的,打不过还跑的过,更何况自己还不一定打不过。想到眉心的那抹眼红。林子的嘴角又不可察觉的微微翘起。 不过想到林爸林妈,林子就打消了自报家门的想法:“蓝羽去给我弄个身份出来,然后将这个身份打发出去,不亲自去会会这个慕容燕,怕是这件事没完了。” 林子嘴角含笑,可眼里却已满是狠厉,杀人总是要偿命。别以为谁都有资格嚣张一辈子。 “这件事好办,明天你就会有个全新的身份,保证和现在的林小姐没有半点关系。” 蓝羽答应的很快,不过心中却开始有些疑惑,自从知道林子是个修真者后,蓝家就有心拉拢的心思。但拉拢林子是一回事,更期望的是林子是个隐士修真世家出来历练的子弟,那么他们蓝家拉拢的就是一个庞大的修真家族。一个有能力的人和一个有能力的人背后站着一个更加有能力的家族对与蓝家来说是完全两种意义。 可现在林子说做的事情却让他有些看不懂了,她似乎很注重现在的身份完全没有对待假身份的随意,也很在意身边如同凡人的蝼蚁,为了在他们眼里如同蝼蚁的人费尽心机。 这些都显得太过诡异了,不过蓝羽也没打算在这上面多做纠缠,比较修真者的世界也不是他们能理解。只要自己确认一点不会错。那就是她确实是修真者,只要知道这一点。自己做在多数都不会亏本。 对付慕容燕的事情基本就是蓝羽在做安排,张全打打下手,而林子这几天只需坐在教室里安分的上着课即可,只是现在她的课桌上多了另外一份东西,是一个人的身份资料: 蓝芯,蓝家旁系一个飞扬跋扈的古武武者。以为认识宋玉梅因为看不惯赵兴宇将赵兴宇打残。其实理由非常的漏洞百出,不过身份却是真有其事。 蓝家确实有这么一个叫做蓝芯的旁系子弟,因为古武天赋好,被主家注意,便也比一般子弟来的飞扬跋扈,最看不惯欺负女生的男人,被她打残的富商公子家族子弟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这些一核对起来,对付一个已经被自己儿子的伤势搞的怒火攻心的老女人来应该足以了。 林子忽然觉得一场好戏马上要上场了,不自觉的嘴角微微扬起,眼角眉梢都一股不可言语的诡异。 从上课开始就一直时不时注意着林子的李泽突然被这诡异一笑吓了一跳,以为被她发现了,慌忙将头埋入书包,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在z中李泽虽然没有后来转学而来的蓝翎这么风头出众,却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好相貌,加上他平时为人谦和会说话,很受女孩子喜欢,就这个班级里就有好多女生的眼睛没离开过他。 他自认为也是个风流倜傥的主,从未高尚的把自己对美女的喜好给掩藏过,不过才初一,女朋友却已经换了好几任,他也从来没有看上过林子,不只是因为长相一般也是因为性格,每次接触到林子冰冷且略带嫌恶的眼神,他就诡异的觉得这个女孩是一株从腐烂尸体里长出来红色曼珠沙华,虽然卖相还不错,可总透着阴郁的味道,让人不寒而栗。 虽然很多时候他都会被自己的想法吓到,觉得自己是不是对她有所偏激,可每次与她眼神相对,他都不由自主的和那种声名远播的花联系起来。 可最近李泽觉得自己是不是生病了,他开始对这株诡异的花越来越感兴趣,总是不知觉的想去看看她,看着看着就越发觉得那张脸似乎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平凡。 有些狡猾又有些清冷的眸子让她那双不大却很是精致的眼睛看上去更加顾盼生姿、娇媚动人,虽没有这个年纪小孩子的可爱,却有时不时一种别样的慵懒风情。 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李泽都不敢多看那双盈盈秋水一般眼睛,似乎觉得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要将自己生生的掩埋一般,这是一双他驾驭不了的眼睛。 想着想着,李泽不自觉的又一次偷偷的望过去,看到那双美目已经转向一边,落目的却是一个小巧的鼻子和一张微翘的粉唇,洁白的有些透明的肌肤似乎轻轻一碰就会滴出水来,李泽略略诧异,如果忽略掉那双太过艳丽清冷的眼睛,这张脸竟然犹如婴儿般的稚嫩,真想上去一亲芳泽。 李泽突然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跳,只得将头埋的更低,在也不敢去看林子一眼。可心中却犹如惊涛骇浪般翻腾,自己怎么会喜欢这么一个恶毒的女孩,自己是不是抽风了?学校mm这么多,随手抓一把,个个都比她漂亮,比她温柔比她可爱。 而此时还有另一个抽风的人,那就是蓝翎,他已经第n天送上红枫叶了,立面的情诗一首比一首缠绵悱恻,可却都无疾而终,林子仿佛一次都没有看到过一样,从来没有出来赴约。 蓝翎也不是没有去林子教室堵截过,却终是碰不上面,她好像一下课就会立刻从教室里消失一般,行踪诡异的很,连问她同班同学都不清楚她的去向。 林子这两天确实很忙,因为她在研究一种未知的东西,叫‘蛊’,是苗疆女子独有的一种秘术。 说起这个缘由,便在宋玉梅的身上,林子虽然找到了可能导致宋玉梅昏迷不醒的原因,但毕竟不能亲自动手解决,预示便将此时告知蓝羽。 蓝羽可看了宋玉梅的情况加上林子的描述起先也不过是怀疑,并不能确认,便请来了蓝家之中经营此道的高人,才确定,宋玉梅确确实实是中了蛊毒,还是恶毒之极的‘双残蛊’。 “慕容家主家在南疆,此地女子多行蛊毒,虽然到现在这个社会知道的人不多,会的人更少,但慕容家是世家,他们家族中的女子必定都是会的,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慕容燕居然会有‘双残蛊’。” 说话的正式蓝羽请来的高手,蓝风,据说在辈分上高出蓝羽一辈,蓝羽称呼其十七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蓝家基因好的缘故,竟然又是一个美男字,此人年纪约莫二十七八的,身高和蓝羽差不多,身材有些偏瘦,长的眉清目朗,风度翩翩,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模样。一点都没有林子想象中满脸大胡渣,鹤发鸡皮仙风道骨的的世外高人模样,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可他一眼就看出了宋玉梅身上所中的蛊毒,并且准确的说出了其名字,虽然林子不懂这种蛊毒代表的是什么寒意,但看他没有紧促,略显惊讶的凝重模样,就知道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同时也对此人信任了三四分。 “这种‘双残蛊’很独特?” 林子略微思索了下有些迟疑的问道,虽然蓝羽之前已经有所猜测,但也只是猜测并没有对林子严明,这是林子第一次实实在在的听到关于蛊毒的说法,虽然小说电视里描述的一大堆,但是不是真的从来都没有过考证,对于这种神奇的秘术,林子只闻其声未见其详,今日终于见到传说中的蛊毒,既震惊又好奇,可脸上却一点不动声色。 “不是独特,是万中无一。”蓝风看向林子微微一笑,像一缕春风拂面而过,神情中没有刚刚的严肃,多了一抹轻松与温暖: “‘双残蛊’和一般的一对一母子蛊不一样,每一堆双残蛊都有一只母蛊和两只子蛊,下蛊之人将母蛊控制在手心,将两只子蛊同时下在所要对付之人身上,才可施行,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只,都会失效。” ps:(感谢‘开心日子’、‘凯泠’的打赏感谢月亮工坊的评论和意见小z在今后的文里会注意和改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