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幕后黑手 三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八十八章 幕后黑手 三

“哦?这般难得?” 虽然不是很明白蛊虫的世界,也不是很能听懂蓝风言语中的关键,但林子还是顺着蓝风的话疑问了一句,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心中却是对此人刚刚那一笑很不以为然,蓝家大概是有定期开课,教族中男子如何卖笑的吧?怎么一个个出来都是一个模式的温和微笑,蓝羽是这样,蓝风也是这样。 如果说你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如玉一般的男子,用这样温和舒适的方式对你微笑,谁都会有好感,觉得此人谦和有理,温文尔雅。但当你见到他对谁甚至对母猪对蚂蚁都这么微笑的如同整个世界都无比温馨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有多开心了,而当你有一天发现还不止他一个人这样,他们一家族都这样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这家族tm的都是是神经病或者职业卖笑。 “自然,这双残蛊,即使在百年前也是万金难求的东西,更何况是现在,没想到慕容家小小家族好东西却不少,就这么一个庶出的女儿都能随随便便的拿出双残蛊来。”蓝风露出一瞬间的似笑非笑的的眼神,随之又恢复如初的温暖如玉。只是话里的意思内人寻味。 “别动慕容家的东西,慕容天那老头的独女是娄家老四的媳妇。” 大抵是明白了蓝风话中的贪婪,蓝羽满脸黑线白了他一眼,心中很是无奈,自己这个十七叔,看上去正正常常一派大家君子的模样,实则却喜欢做些鸡鸣狗盗偷鸡摸狗的行荡,最喜欢摸到世俗大族内部去偷取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且略施不爽。他自己还美其名曰:梁上君子才在众君子之上。 不得不转开话题到:“十七叔还是先给我搞定眼前的事情,您有办法弄出这小东西吗?” “不能!” 蓝风回答的很干脆,一点余地都没有留的意思,可是表情却并不凝重。似乎事情没有他口中的那么严重。林子蹙眉却并没有开口的意思,果然,片刻后蓝风自己又说了下去: “这双残虫可是极其阴毒的东西,你们可知道他的功能?” 见众人依旧成默不语的样子蓝风似乎很无奈又说了下去:“双残蛊,是几百年一个南疆的女子饲养出来的特殊品中,和一般南疆女子用来魅惑控制男子的蛊宠不一样,这个女子饲养出这种蛊毒是为了报复自己的丈夫,将自己的丈夫彻底变成奴隶供其他驱使,奴役。 中双残蛊的人会昏迷七七四十九天不得醒来,而体内两个子蛊虫子会在这段时间里从经脉往心脏前行。之后一个子虫就会在心脏落居,而另外一个字虫就会顺势而上爬往中蛊毒之人的脑子,将脑神经蚕食掉,只至中蛊者完全变成一个任人摆布的空壳,如同一具行尸走肉的僵尸,从此只听从母蛊持有人的话。 到这个时候,表面上看其实这人已经没有任何意识,用现代科学的说法,就只是一具被虫子控制的尸体。和僵尸差不多。 可事实上呢,这个与僵尸完全不一样,因为这个人的灵魂根本没有失去,反而被脑中子虫给控制住。每天都在受着灵魂被撕裂的痛苦,只要双残蛊不死,中蛊人就死不了。 一年、十年、百年、甚至千年,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都在承受着抽筋拨骨掏心挖肺般的疼痛。永远无法解脱。” 蓝风的每一字每句都像一颗重磅炸弹一样落在林子的心里,林子从来没有想象过世间可以有这么恶毒的东西存在,如果凡人不知道灵魂撕裂的痛苦是怎么样。可林子作为修真者却是完完全全清楚的,凡人的灵魂也就是修士修炼后的神识,神识被撕裂鞭打的这种痛,哪怕你是金丹期元婴期的大能都是承受不了的。 可慕容燕居然把这种恶毒的东西下在一个守护缚鸡之力的普通初中女生身上?这种女人将其千刀万剐都算是便宜她了,林子真想把宋玉梅身上的那两只恶心的东西弄出来塞进慕容燕身上,让她也在七七四十九天后去常常那种灵魂被撕扯啃食的滋味。 “世俗的东西里居然有能控制灵魂的?”林子忽然想到了什么,疑惑的看向蓝羽和蓝风。 “这就是我不能将它弄出来的原因,因为双残蛊根本就算不了世俗间的东西”蓝风看向林子的眼神里散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到: “它其实是修真界的东西,在百年前南疆女子将它培养前,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控魂灵虫,一只低阶灵虫。” “低阶灵虫?” 林子讶异,这蛊虫居然会是只灵虫,在玉络仙子中不是没有提到过修士饲养灵虫的事情,也记录了些比较有名的灵虫特性,但无一不是修真界争破脑袋抢着要的高级灵虫,这种低阶灵虫,林子确实是一点都不知道。 “据说在千百年前的修真界,控魂灵虫是很寻常的一种灵虫,基本可是说是没有任何攻击力,随便一个修士都能抓住它,可是抓来无用,所以也没人理会这种灵虫。 它唯一的功能,就如同它的名字,顾名思义修士可以用它来控制其他修士的灵魂,这基本也算一个诡异到逆天的功能了,可无奈这小东西基本都是低阶灵虫,且往往都是一阶,想要其进阶基本上难如登天,据说曾经有一个不信邪的高阶修士饲养过这种灵虫,结果知道他元寿耗尽,灵虫繁殖了一批又一批,也没有一只进阶过。 一阶的法力实在太低了,根本就控制不了任何修士的灵魂,哪怕是练气期一层的修士,这样一来它的功能就变成了一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蓝风侃侃而谈,特别讲到高阶修士元首耗尽都无果时,眉眼之间更是满是遗憾感叹之色,全然没有注意到蓝羽和林子两个人怪异的神情。 “蓝公子似乎对修真界了解的颇深?”林子看似无意的问到,而蓝羽双眼瞳孔加黑,看来也非常想知道蓝风的回答。 “只是好奇,多看了这方面的书籍而已。”蓝风随口回答到,似乎并没有任何尴尬或者想隐瞒的意思。 可这回答的内容确实漏洞百出,什么叫多看了这方面的书籍?如果不是玉简,林子对修真界的事情根本是一无所知,而生活在现代科技文明社会的蓝风是从哪本书籍里可以看到关于百年前千年前古修士的事情?还了解的这么详细?他总不会说在起点男频看文看多了吧? “不知道蓝公子能否割爱将你看过的书籍借与我一观?”林子微笑到。 “自然可以,听小十六哥说,林小姐会随我们回京参加武斗,到时候蓝某变将书籍全数奉上。”蓝风回答的很是坦荡,好似这是一件多么随意的事情,如同借我一袋盐明天还你这么方便。 林子微笑不予,转身看了一眼蓝羽,眼神中满是探究和若有所思的样子,蓝羽一呆,想做出解释,也又不知道怎么说,露出一种我也不知情,莫名其妙的眼神。 据蓝羽的描述,蓝家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古武家族,唯一能和修真扯上关系的便是那个被到修真门派去的家主女儿,可这个辈分颇高的蓝风却明显没有表面描述的那么简单,他似乎也没有刻意影藏的意思,在林子面前将一切都表现的那么随意又诡异。林子甚至觉得这个蓝风是故意的。可他这般故意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以蓝公子的学识,怕是眼前的事情已经胸有成竹了?”林子不想被蓝风的话引到别的地方去,不管目的是什么,眼前的事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其实,林小姐,你已经将事情解决了一大半。”蓝风指向宋玉梅胸口的某处到:“双残蛊到这里就不再前行了,怕是林小姐做过什么处理吧?” 见林子点头默认,蓝风又继续说道:“现在这个姑娘已经没有被操控的危险了,不过要是不把双残蛊取出来,就只能昏睡不醒。而取出双残蛊的手法,蓝某可以代为施行,不过取出来的必定是死蛊,如若林小姐想要活的,就得自己动手了。” “可以要活的?没有母蛊,两个子蛊我拿着有何用处?”林子疑惑。 “控魂灵虫毕竟是灵虫,不是凡物,即使被人炼制成了蛊虫,却也不是像一般凡虫那样甘心被控制的。一般的蛊虫的炼制方式大抵是取百虫入瓮之中,经年而开之,俾相啖食,必有一虫将尽食诸虫,即此为母蛊,将母蛊饲养后,产出子蛊,将子蛊放置他人身上,以母蛊控制即可。 可双残蛊却不是这样的,控魂灵虫对于修士来说抓来很简单,但对于凡人来说岂有这般好抓,更何况,在俗世也不能常见灵物。 所以不能用百虫蚕食之法炼制,而是用装满尸油的陶罐饲养灵虫,又以控蛊之人的鲜血持以秘术每日祭养之整整养上数年,才可让母蛊完全听话并产下双子。 可灵虫终究是灵虫以这一般的污秽秘术随能将其控制,却终归抵不过修士以灵气喂养来的正统。 林小姐若无灵宠,何不将其取出自己饲养呢?”蓝风微微一笑看向林子,好像吃定林子一定会要活的一般。 ps:(每次想章节名,头发就能揪掉一撮原谅我的取名无能如果觉得章节名和剧情对不上,请忽略它吧,一切以剧情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