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慕容燕之死 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九十章 慕容燕之死 一

这样的女生,李泽忽然觉得离自己其实很远,求而不得,心中不甘,又怎么能容忍别人对她的污蔑。 “怎么,敢做还不让人说了?这样的贱货就你还当宝贝看?”,园胖子狠狠的瞪了林子一眼,口中也不闲着,讽刺到。 呼的一声,出乎意料的,一向让人觉得温和有礼的李泽居然一拳打在了园胖子的脸上,还在教室里,众目睽睽之下。“我让你胡说!!让你嘴贱!”像是有些不管不顾了,李泽又打了好几圈在园胖子身上。 那园胖子虽然人胖,却是虚胖。个头本就不高,也不运动,身上都是肥肉,反映又慢,不过记下就被李泽打在里地上,想反抗却怎么也爬不起来,叫嚷着吸引了几个班级的人围了上来。林子自然也看到,却也不想理会,虽然她清楚的听到了他们两刚刚的对话,却也想不清楚李泽为什么会突然发疯打园胖子,她可不会自以为是的觉得李泽是喜欢自己,前世自己和他谈恋爱的时候也没见他为自己有过什么激动的行为,每次都淡淡的可有可无而已。 对李泽林子谈不少多少恨,但绝对再也喜欢不起来,那么现在他要疯就疯吧,与自己何干,最好两个人打的不可收拾才好看呢。 男生打架来的快,去的也快,一听有人喊老师来了,两人就已经被人拉开,装作若无其事的回答了座位,林子看到李泽一边有些许青肿却不是很明显的的脸,和另一边猪头一样的园胖子,叹息到,‘真是没用,怎么就打不过呢,好歹也把他打的和猪头一样。’ 打了这一架,李泽忽然有些想清楚了。摸了摸自己有些生疼的脸孔,李泽觉得自己一定是喜欢林子的。即使是以前喜欢过追过的女孩,都没有让他有这样冲动的行为,所以这种喜欢一定不一样。 李泽是个自信的人,想到的东西总会得到,所以,他本能的不想放过这一丝心动。 想着,李泽就拿出了纸笔在纸上写了几句话,将字条小心的折了有折,乘着老师不注意。扔到了林子的桌子上。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纸团,林子觉得很是莫名其妙,看来看头来热切眼神的李泽,心头奇怪,这贱男是发作了吗? 纸条上写的很简单,就一句话是一个字:‘我喜欢你,林子!我们交往吧!’ 林子心头大怒,不会之前的枫叶情诗也是这家伙写的吧,可以比对字迹还是发现了不对。不是同一个人。 ‘交往你大爷的!‘林子龙飞凤舞的在纸条背后写上霸气的六个大字,又重新扔了回去。 李泽看到飞回的纸条心中抑郁,他没想过只凭一张纸条,林子就会喜欢他。可也没想过,会拒绝的这么直接,不由的脸色通红,不敢看向林子。想他李泽重来就没有过这样的尴尬场面,哪个女孩子看到他不都是含情脉脉脸带桃花,谁会想她一样拒绝人还直接爆出口的。 李泽的心里。林子不知道,但李泽的人品林子就很清楚了,一个会背着自己女朋友勾引小姨子滚床单的贱人还指望他能情真意切不成? 当然林子也将李泽的抽风放在心上太久,刚刚蓝羽传来短信,大抵事情已经办妥,蓝芯教训赵兴宇的消息早就已经透了出去,扬言要找到赵大建灭其一家的传闻也在某些层面越传越厉。蓝羽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今晚就动身千万h城会会慕容燕。 “你说的可是真的?查清楚了没?” “千真万确,慕容夫人,贵公子却是被一个叫蓝芯的小丫头给打伤的,她是京都蓝家的人。”一身黑色中山装打扮的中年男子跪着答到。 “好一个蓝芯,以为有蓝家撑腰就可以这么胡作非为?你打伤我的儿子,我倒是要向蓝家讨要个说法。” “夫人不可,众所周知,蓝家最是护短的,告也没用,那蓝芯还放出消息来,要灭了妇人一家。”中年男子显得有些害怕,语气疙疙瘩瘩却还是把话说完了。 “什么!好嚣张的小丫头!我就让你身败名裂,分身碎骨给我儿子赔罪!” 本就因独子的事情,将谋害之人恨的压根痒痒,虽说顾及蓝家的势力,但心中恨意却一点不会少,又怎容忍其他人挑战她的权威? 天气还未全冷,就裹着一身皮草的的慕容燕满脸掩饰不住的怒容,斜靠在一张贵妃榻上,其壮硕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的五官显得更加的难看恶心。可她身边,一个长相英俊柔和的年轻男子仿佛是看到一个十七八岁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美女一般,含情默默的看着慕容燕,一双手更是不安分的在慕容燕一身肥肉上游走着。口中更是发出让人汗毛倒立的话语:“亲爱的!不要生气,既然知道是谁干的,就一定能把她抓来,好好折磨,给兴宇公子出气。” “你知道什么!那丫头可是蓝家的人,四大家族也不是我们能惹的起的。”虽然口中斥责到,但语气却不强硬,仿佛是很喜欢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慕容燕居然还收起了些许怒意,反倒在男子身上摸了一把,竟将男子本就宽松的上衣给脱了去,露出还算强健精壮的身体。 “四大家族又怎么样?蓝家撑腰又怎么样?咱们只要让她死的不明不白,死无全尸,谁也找不到痕迹,不就好了!据说这丫头仇人可多了去了,蓝家即使要报仇也不知道是谁,怎么会查到我们这来?夫人大可不必担心!” 那男子被拖去了衣服不恼怒,反而笑的越发轻贱,竟然将身子靠到了贵妃塌上,一边轻吻着慕容燕都是皱纹的脸,一般柔声说道。 在场伺候的众人大抵是见光了这样的场面,谁也没有如初意外的神情,只是安静的做着各自的事情。 听了男宠的话,慕容燕的脸上浮现了意味不明的笑容:“小宝贝,你说的在理,有蓝家撑腰又怎么样?我让那丫头死无全尸,看他们能把我怎么办。” “要不先将那两个老的拉出来,给夫人出气?听说刑拘房哪里新弄了两个好玩的东西,其中有一个叫倒挂金钩,就是将人倒立的将头塞进去,里面密密麻麻的钩子就会将人的头皮、头发、脸都生生扯住,在将人往外一拉,顿时鲜血淋漓,保证让他叫都叫不出一声来,那场景,真是美妙至极。”那年轻男宠见慕容燕开心,又出了一个主意到。 “不可,还没抓到蓝芯那小妮子,就不可与蓝家撕破脸皮,凡是都要留一线,让人好生伺候着这两老的,等蓝芯一旦被我们抓到,一起慢慢弄死即可。”大抵是处于谨慎,慕容燕犹豫了片刻还是拒绝到。 众人鱼贯而出,室内发出令人娇羞的喘息呻@吟之声,顿时满堂春光与情@欲交错其中。 下了课,林子就和班主任请了以天假,又和家里打了招呼,便和蓝羽张全三人动身去了h城。 z市到h称的车程大概是两个半小时,驾车的是蓝羽,将车开的飞快,不过一个小时,众人已经到了h城市区内。 有事先安排好的人将众人引到一处还算僻静的街口,入目的居然是一栋年代有些久远的高门大院,上面大大的匾额书写着‘燕归楼’三个字 “蓝公子,就是这里了,这燕归楼就是慕容燕在h城开的高级会所,里面的人,都不是小的能得罪的,小的就先行离开了。”引路的是个瘦小的老头,说话的时候一脸的小心却依旧陪着笑脸,怕是做关了替人寻路的事情。 “你走吧!不许通知任何人我们来了,不如后果怎么样,你最清楚了!” “那是自然!小的保证把事情烂在肚子里!”小老头陪笑着保证后,一溜烟的跑了。 “这人可信吗?”林子有些不太相信的问蓝羽。 “当然不可信,此人是有名的墙头张,谁给钱就听谁的,只要你价钱出的合适,他会毫不犹豫的将他自己的妻儿父母都卖给你。”蓝羽微笑的说道,仿佛一点都不在意。 “那你还?” “不可信最好,不然怎么将蓝芯到了燕归楼的消息通知给慕容燕?慕容燕要是不出现,我们之后的好戏又要怎么开场?” 林子看了蓝羽一眼,也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果然是老奸巨猾的家族子弟。 “走我们进去吧!”林子出声到。 “不,你这样可进不去,车内有我为你准备的衣服,先进去换了,还有张全自己去后备箱拿套西装就在这换了吧。” 林子看了看李泽穿的相当正式的礼服也就明白了过来,感情这燕归楼档次还挺高,一个还搞的一本正经。 蓝羽准备的一条米色的抹胸礼服,是样式很简单的短款收腰礼服,剪裁很合身,贴着林子本不算成熟的身体也显得玲珑有致。林子本就年纪小穿不了长款的礼服,这样简洁而性感的礼服正适合。 ps:(亲们想知道慕容燕到底是什么下场吗?小z的邪恶之手在颤抖中!哇咔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