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慕容燕之死 二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九十一章 慕容燕之死 二

随意的从空间拿了一根簪子挽了个发髻,露出洁白如玉的脸孔,和修长美好的肩颈,即便不算漂亮的五官也被硬衬的很是甜美靓丽,感觉一切妥当,林子开了车门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 肤若凝脂,明眸生光、婉如清扬,妍姿巧笑,带着淡淡的书卷清气,一切都美好的不可思议。 如若不是眼角眉梢都是似有似无的诡异笑意,谁都会觉得眼前的少女不过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大家千金,锦衣玉食,富贵安定。 林子这般模样看待了在场的两人,特别是张全,在他心里从来没有注意过林子是否漂亮,只知道林子是个很牛x很暴利的大姐头,那形象和动漫中的暴力女怪物也没多大差别。 可眼前站着的这个怯生生的瘦弱小美人怎么和一把就能将人扇晕的林姐林老大联系在一起,实在太诡异了,不由的脸色涨红不知道说什么好:“林林姐,真是你呀!” “不是我还有谁?”林子白了他一眼,强大的气场凭空而出,顿时淑女气质均毁,没了半点刚才的恬静温和之态。 果然这才是林姐么,张全大呼一口气,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又正常了。 刚刚有一瞬间失神的蓝羽也恢复了正常,嘴角带着轻微的笑意到:“我们进去吧。” 在简单的木质大门处轻扣三声,门便打开了,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与林子三人点头示意,便将三人带了进去。 原本以为入眼便是奢靡繁华之态,却哪想并不是如此,小路蹒跚,庭院深深,昏暗的珠黄灯光照应着老楼朱漆半落,满是沧桑。 若不是边角处艳红色花朵大片大片的盛开着。浓郁的花香还在昭示着这个院落依旧持续的华丽奢靡,应约间还能听到丝竹之声靡靡,美人娇笑婉转。 这里怎么看都不像个销金窝,温柔乡,反倒是一座荒宅。 没想到慕容燕的品味倒是比他老公赵大建好上许多,想起金碧辉煌那种肉@欲交错,灯酒迷离的模样,和这里的档次还真不是一星半点的差距,果然大家族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 “三位请随我来这边。”走了片刻老者将林子三人带到一座小楼前,略微弯了弯身子低声到。“这里便是。三位里面请。” 老者告声推下,小楼的门缓缓打开,只是一瞬间,里面的流光溢彩就将三人的眼照的睁不开。 华贵的礼服落了满地,娇媚的美人们或是斜靠着沙发,满目深情的望着怀中男子,或是香肩半露,美眸微眯,调笑着上来搭讪的贵公子们。有甚者更是巧笑嫣兮,魅态百伸的在台上翩翩起舞。 一边跳着,一边将身上本就不多的衣衫渐渐褪去,一派纸醉金迷、骄奢淫@逸。与刚刚庭院里的安和淡泊的古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三人打开的不是一扇门,而是开启了天堂和地域的一道屏障,只是谁也说不清,门内是地域。还是天堂。 “这地方比起天上人间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怕更为奢靡。”林子想起后世网络里爆料的有名的官员销金窝,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自然。h城就有人间天堂一说,慕容燕将燕归楼开在此处,自然有天堂中的人间欲横之意,就像你说的天上人间。”蓝羽自然不知道林子说的天上人间是什么意思,知道是在夸这燕归楼,便也附和的说道。 现在天上人间还没开业呢,蓝羽当然不会不知道,林子也不做解释只是点头应是。 林子三人一走进去,就被一位二十七八的穿着紧身超短旗袍的浓妆女子接引了过去,:“三位是第一次来燕归楼?” “嗯,第一次来,娄三少介绍我们来。”蓝羽淡淡的说道,顺口就借了楼家三少的名义。 “原来是三少爷的朋友,那便是我们燕归楼最大的贵客。三位可要去雅间?” “那是自然,牡丹厅可还留着,娄三之前可和我说了,你们燕归楼最好的就是这个牡丹厅了,从那望出去,不管是白日,还是夜晚,景色都是一流。” “这各位不好意思,今晚慕容夫人在这,牡丹厅已经不在接待客人,不如去边上的桃花坞,那与牡丹厅不过一墙之隔,景色也是再好不过了。”接待的女子好似有些难为的说道,可眼里却一点没有尴尬的意思,反倒笃定,三人一定不会对牡丹亭再做争持。 倒不是她确定三人不是胡搅蛮缠之辈,而是在h城谁不知道慕容夫人?在这燕归楼谁又能得罪慕容夫人? “既然慕容夫人在了,我们便去桃花坞好了。”蓝羽微笑的示意不在意,接待女子引了三人上楼。 蓝羽偷偷的给林子递了一个眼神,林子会意一笑,刚刚问是否有牡丹厅并不是真的非要那个屋子,就是要确认慕容燕在不在这里而已,慕容燕此人最爱牡丹,所以这个燕归来里最豪华最奢靡的就是这个牡丹厅,慕容燕每次来这里也必定会在牡丹厅。 三人进了桃花坞,旗袍女子就换人过来上了茶点,又递上一分包金镶玉的锦缎小册子,便笑着告退了。 林子好奇,打开册子顿时笑了出来,原来是一分小姐名单,一张张肉欲纵横的写真,或是角色扮演,或是比基尼诱惑,教师,女王,萝莉,女仆应有竟有。一下子就破坏了这间满是诗情画意的厢房。 将金册子递了出去,林子笑的一脸暧昧,蓝羽并没有接,可张全却好奇的接了过去,一看,刚好翻到一副浑身被红绳绑着吊起来的裸女。脸腾的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看两人,却见两人一脸自若的模样,顿时心里腹诽,都是什么人呢,这都没反映。 “怎么样,漂亮吧?有兴趣叫一个试试,放心这钱,蓝羽会出。”林子有些调笑的对张全说道,有暧昧的拍了拍蓝羽的肩膀。蓝羽也等着点了点头,瞬间,张全的脸更红了:“你们别玩了,说正事,现在要怎么做。” 林子看向蓝羽,这次的事情都是他安排的他最清楚不过。蓝羽喝了口手中的茶,淡淡的到:“不急,过会儿就有人请我们过去。” “你确定那接引张这么快就将消息传给慕容燕了?”林子好奇。 “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我却知道,那个接引张,根本不是众人以为的墙头草,他其实是最忠诚的,因为他由始至终都是慕容燕的人,只为慕容燕办事,所以我们从z市过来那一刻起,慕容燕就知道了。” 果然,不过片刻,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三个一样穿着紧身超短旗袍的侍女鱼贯而入,带头的侍女推着一车精致的食物,中间的侍女托着一个巨大水晶果盘,末尾的女子则拖着两瓶红酒,婷婷袅袅的走了进来。“这是我们慕容夫人送与三万贵客,请三位贵客慢慢享用。” 见侍女告退,林子笑着到:“好酒好菜还有餐后水果,我们吃不吃?” “你要是想肠穿肚烂而死的话,就尽管吃好了。”蓝羽瓢了眼桌上的美味,不咸不淡的说了句。 林子也不在意,便直接那了一块水果吃了起来,末了还自己拿了杯子倒了红酒喝了两口到:“水果不够新鲜,这酒味道也差了些。”其实林子想说的是和空间的比实在差太远了。 张全讶异,拿过另一瓶红酒道:“82年的拉菲,味道不好,难道是国产假冒的?” “凭借慕容夫人的财力,请个拉菲还不需要用假的,不过是林小姐喝过更好的而已。”蓝羽淡淡的说道,别说林子是修真之人,当然看不上这种俗物,就是自己蓝家自己珍藏的好酒也不是这种没有历史的洋葡萄酒可比。 “我可没喝过这么好的酒,要不我也来两口。”之前听到蓝羽说肠穿肚烂,张全确实吓到了,不过见林子吃也吃了,喝也喝了一点事情都没有,自然以为蓝羽是在开玩笑,便笑嘻嘻的给已经也倒满,想要喝下去。 却那想只是一阵风吹过,林子就夺过了张全手中的酒杯,喝了个精光,并懒洋洋的说道:“这酒,你可喝不得。” 张全疑惑不解,看向蓝羽。他当然不会以为林子是小气,可又想不出原因。而蓝羽只是镇定的说道:“这屋子里的所有吃食,只有林小姐能吃,我们可都吃不到,要不下场会很可怜。” “真的有毒?” “断肠草,只需一杯,就是肝肠寸断的下场。” 张全大惊失色跳到了一边的凳子上,离餐桌远之又远方才安心,又好奇的看向林子:“林姐,你是真吃了,还是变戏法呀?” “自然是真吃,我又不是魔术师,吃个东西还用作假?”林子不以为然的说道,顺手又夹了一口才吃到:“这道翡翠小白菜味道倒是不错的,鲜嫩爽口,是大师的手笔。” “这道菜里断肠草的的份量是最重的。”蓝羽不冷不热的说道。 ps:亲菇们,想知道慕容燕是怎么死的吗?不妨在下一更到来前大猜想一下!目前小z正在磨刀霍霍中!卖糕的!口味好像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