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去往京城 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九十七章 去往京城 一

一月中旬,z市的风已经猎猎作响,冰冷的刺骨,畏寒的人早已穿上了厚重的棉袄,将自己全身围的密不透风才甘心。期末考已经结束,林子和林爸林妈说要去京城考察学习,林妈正在往行李箱里塞着换洗的棉毛衫口中念念有词: “一个人出门要小心知不知道,陌生人的话不要相信,听说京都现在可冷了,多穿点,千万别为了好看不穿棉毛衫,冻坏了在好看都没用了,知不知道。记得按时吃饭,不要挑食,你看你总挑食都瘦成什么样了” “好了,老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又不是小孩了。”林子最后还是无奈的打算了林妈的念念有词,如果说一开始听到是感动,但听了一个多小说还是有点崩溃的,林子一度觉得林妈前世大有佛缘,和唐三藏是同门,念人的功力一流。 “什么不是小孩,别说你现在就是个小孩,在长大点,在妈妈眼里你也是小孩,说你还不爱听,等下出门吃亏了怎么办,女孩子家家的都不知道惊醒点,外面坏人多了去了,小心被人卖掉。” 林子被林妈说的满头黑线,又看到林妈将一只行李箱打包后,又开始塞另一只行行李箱顿时大感压力:“老妈,那个已经三只箱子了,你还装啊?我不过去一个星期要不要带这么多东西?” “哪里有多,穿的,用的,梳洗的,吃的,一样都不能少,你没出过门,不知道,宁愿多带点也不能少带了。” “老妈。带点欢喜的衣服就可以了,其他北京可以买的。” “你是去学习的,哪里能说出去就出去万一买不到怎么办,对了学校给你安排的地方,棉被够不够厚,要不把被子也带上?” “老妈,你女儿不是无敌铁金刚,背不了这么多东西的,您这是要我的命呀。”虽然林子有空间在手,多少东西都无所谓。但是也不能让林妈这么折腾,这要是被蓝羽他们看见非笑死不可。 “也是,东西多了你也拿不动,这可怎么办。”犹豫了片刻,林妈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将箱子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只整理出一个箱子的换洗衣服变到:“看来只能带一个箱子了,箱子地下老妈给你塞了五千块钱,缺什么记得自己买。不够打电话的到家里来,不要怕丢脸,老爸老妈会给你打过去的知不知道。” 生怕林妈还要继续念叨,林子只能装着很乖的点头默认。随后又跑了出去,不敢在房间多呆。 第二日,在林子的再三要求下,林爸林妈还是按时去上了班。林子大松一口气,将行李都扔进了空间了,打了的士去了机场。如果可以的话,林子也很想凭着自己的法力直接飞到机场,但林子是路痴呀,底图放眼前也找不到路,更何况,万一被人发现当女超人也不是很合适。 林子到机场的时候,张全和蓝羽早已在门口等候,张全看林子两手空空之时有些吃惊到:“林姐,你不是喊我当苦力来的吗?怎么啥都不带,行李还没我多?” 林子白了一眼张全,不再理会,难道还能直接说让你跟我去偷师不成,不找个抗包的理由,怎么对蓝家人说。 “蓝家会将所有东西为两位准备齐全,即使没有的,也可以吩咐佣人去买齐,所以不带行李亦可。”蓝羽微笑的说道。 z市飞往京城的飞机,时程不过两个小时,不到中午,三人已经站在了京城的机场门口。 因为工作的关系,林子前世对这个城市也算熟悉,不过那也是十几年后高速发展的京城,和现在的模样差距实在太大了,现在眼前的景致让林子一头雾水,张全也是第一次来京城,两人的模样和第一次进城的小p民也没多大区别,只得听蓝羽安排。好在蓝羽早以安排妥当,在机场附近的餐厅简单的吃了午饭,三人就上了蓝家专门接送的车去往了京郊蓝家的总部。 蓝家的主家在离京城不远的一座不知名的小山脉里,蓝家的人称呼为无问山脉。众山脉围绕,形似谷状,谷外常年雾气环绕,谷口更是崎岖难走,而蓝家便在这山谷之中毅力了近千年。无论任何改朝换代,时空变迁,都没有改变这无问山脉内的一砖一瓦一水,若不是进出这谷口的人在不断的变化,时间倒像是在这里静止了一样。 据蓝羽说,是先辈们在这里摆布了复杂的奇门阵法,若不是蓝家之人带路,一般人是绝迹找不到这山谷的。林子进谷前,仔细感觉了下,发现这阵法并没有任何灵气的存在,不是修仙界的产物,怕是蓝家的先祖们有通晓世俗玄门阵法的高人,凭借着草木水石将这处地方天然的隐蔽了起来。 “十六,可是林仙师来了?”林子三人刚踏入谷中,便见到一位中年男子带着十几位老者在谷口迎接。 问话的人是那个中年男子,他随是朝着蓝羽问的,语气十分的温和,可人取面对林子两人,看起来似乎显得很恭敬。 林仙师?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称呼自己,林子有点飘飘然,心里乐的想笑,这感觉就好比你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打工仔,突然有一天一个人称呼你懂事长一样,那滋味就如同被捧到了云端。 “是的,家族,这位便是林仙师,而她身边的那位则是仙师的侍者。” 蓝羽躬身恭敬的回答到,至于说张全是林子的侍者而不是朋友,也是有考虑的。 一个修真者,身边有一两个凡人侍者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有一个凡人朋友却非常的不正常,那是掌控者与蝼蚁的区别,是不被人理解的。这一点林子也是林子从蓝羽的口中得知,为了避免不一样的麻烦,在来之前也与张全商量好。毕竟林子心里有很强烈的平等意识,觉得好端端的将一个人称做自己的侍者,很不礼貌,也很不好意思。 可那知张全是完全的不在意,既然认了林姐做老大,扮个小斯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真做了也不是不可以。自从知道林姐居然被神秘莫测的蓝家奉为了上宾,张全的心就大大的震惊了一把,那是他从前根本无法仰视的地方。 而现在他却就站在这里,因为做林姐的侍者,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混混却让蓝家的大佬们对他毕恭毕敬大有恭维奉承之意。 “林仙师能够来我们蓝家,是我们蓝家毕生的荣耀,鄙人蓝钟是蓝家现任家主,我身后是蓝家所有的长老,在此恭迎仙师大驾光临。” 说着蓝钟带头弯下身行礼,他身后的十几个老头也跟着行礼,没有任何一个人因为林子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而轻视她。 因为在他们眼里,修仙界的仙师都是不可仰望的存在,他们有的是凡人不可了解的仙术手段,更有甚者都是长生不老的,或许眼前的小姑娘看着年纪小,没数已经一两百岁,比自己大的多了呢?自然不能无礼。 “蓝家主,不必客气。” 林子淡淡的说道,而眼神却似笑非笑的看向蓝羽,摆明了这家伙没有完全将自己的情况告知蓝家,要不蓝家也不会一副供着老祖宗老神仙的模样对待自己,也不瞧瞧这个蓝羽在z市对自己旁敲侧击挖坑埋阱,那有半点对仙人的模样,纯粹就是把自己当一个小孩字哄骗。 打发了蓝羽和众长老,蓝钟亲自带着林子和张全去了他们准备好的厢房,是说厢房那是小巧了蓝家的家资。 坐落在林子眼前的是一个独立的院落,好似苏州古园林那种,院外白墙黑瓦,绿柳周垂,棕红色的大门上,上书‘梧香园’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跟随着蓝钟进了院内,阑珊小路徘徊,只见两侧亭台楼阁、池馆水榭、花团锦簇,好一派富丽清雅之色,林子置身此地,静听着流泉拨清韵、古槐弄清风,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林子嘴角微扬,心想这蓝钟倒是下了一番功夫在立面,虽然好的院子对蓝家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但难得的是弄的这般雅致清静,又不失富贵。别看这一路上不过是些花花草草,也不见雕梁画凤描金镶银,可看那些花草的形色就知道不是凡品之流,怕是难得的金贵品种让人细心呵护而成。 在看那小楼和庭院,随都只是木质,可那木却是千金难求的金丝楠木,这么大范围的永运这种木头,真是极尽奢华。如果不是林子前世有幸去参观过这种木头制作的家具,因为其格昂贵到令人发指的价格而铭记在心,现在也是绝计认不出来的。 比起梧香园的富贵,燕归楼真是小巫见大巫,燕归楼是将华贵置于表面,而梧香园则是将奢侈隐藏在风雅里。 当然紧紧因为院子的华丽,也不能证明蓝钟的有心,难保他之前不是为他人所留。真正证明蓝钟有心的地方在于,林子刚刚用神识探查了一翻,发现梧香园周遭居然没有一个人。 ps:好吧这几张是过度,剧情平淡,相当的水>>>>>>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