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去往京都 二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九十八章 去往京都 二

林子进谷时,就用神识将谷内大小位置分布都大体的查了下,发现这梧香园的位置极好,不管是出谷还是去往蓝家主殿都十分的方便,这么好的位置便不可能只有一个园子,在这梧香园的周遭就有好几个大型的院子,看这些院子的布置就知道,园内所住之人绝非普通之辈,可林子查探过,空无一人,这就证明,蓝钟为了怕别人打扰到自己将这一块地都清场了。 “林仙师,不止您是否需要侍女?如果需要,蓝某马上安排?”蓝钟小心的问道,如果是普通的贵客,蓝钟自然会早早的安排好侍女,可这位林仙子却不一样,要知道修真之人多为寡淡,是很讨厌有凡人在身边的,更机会他人窥视自己的秘密。所以他才会早早的清场,将附近所住的几位长老都迁居到其他地方,而侍女也是早就准备妥当,却不敢随意的送过来。 “不需要。” 林子拒绝到,林子又不是什么真的大家小姐,哪里会习惯一堆人伺候的日子,而且自己身上的秘密这多,也确实不方便的很。 蓝钟心下更是对自己的安排表示得意,果然如自己猜想的一样,对于修真者来说,越是清静才越是对她的尊重。 “仙师,屋内一应物品都已准备妥当,如果有什么地方不满意或不妥当的地方,尽管吩咐张侍者来找我或者谷内任何一个人,都会给您办妥。” 蓝钟微笑的说道,神态恭敬却亦不失庄重,不卑不亢,没有半点谄媚之色。 林子看的心下了然,这蓝家表面上对自己的态度自然是奉承恭维的,但实际上却没有到敬畏的地步,甚至连一丝忌惮都没有。 看来这与蓝羽给他们的情报也是有关系。蓝家确实需要自己,却并不是真的把自己当作改变蓝家命运的救赎,大概自己的实力在他们的估算中最多也不过是合作,也许说是利用才最为妥帖。 林子不知道地球上目前修真者的水平到底如何,也没有见过除自己外的任何修真者,可明显蓝家是接触过的,甚至比自己知之更广,看蓝家对自己的态度就知道,自己的实力在他们眼里没有其他修真者来的令人畏惧。 这一点认知,让林子稍许不安。却也没有太在意,毕竟据林子了解修真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凡是不得伤及凡人,所以如果某一天自己真的与比自己修文高深的修士为敌,倒也不必太多担心林爸林妈的安危,而自己有乾坤戒这种逆天的保命宝贝,凡事也都有一搏之力。 等蓝钟离开,林子让张全住在了东侧的一座楼阁中,而自己则去了梧香园靠南测的主楼。为了安全起见,又布置了一层简易的幻阵才放心的进了空间。 不管在怎么清静总归不是自己的地方。没有什么比空间来的更加让人安心舒适的了。 大概是刚吃了小蓝的口水,林子一道虫室就看到那条控魂灵虫依旧在睡觉,林子满头黑线却很是无奈,这些日子里。这条虫子除了装傻卖萌缠着小蓝要口水吃,就是在睡觉,没有其他任何一点作为,若不是蓝风说的明白。林子真心会觉得自己是抓错东西,这怎么会是一条灵虫,它哪里有点灵物的觉悟自尊为了吃到小蓝的口水极尽谄媚之态不说。见到主人更是一点觉悟也没有,除了忽视,还是忽视?难道这家伙跟着小蓝久了,好的不学坏的全学了?它可不是器灵也没有自己签什么狗屁契约,它难道就不怕自己一把把它捏死吗? 估计是林子酗酒的时间太久了,普通的桃子酿已经无法满足林子的需求了,不得不喝起为数不多的杏花酿,酿制杏花酿实在太过烦杂,对灵力和神识也要求也太过苛刻,早些日子里林子总共酿制不到7坛,如今已经去了三坛。 现在林子的酒量越来越好,所需的灵酒也越来越多,之前不过是一两口杏花酿就可以彻底将林子灌醉,可如今一喝就去了大半坛子,仿佛这个喝的根本不是中品灵酒,也不是下品,只是普通度数偏低的凡酒而已。 林子有时候会刻意克制自己的酒量,她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酒中灵气冲击暴体而死。 可是身体里仿佛有一条馋虫在吞噬,林子怎么都克制不住,好像哪一天不尽兴的大醉一场,就像是百抓挠心一般的难受的不得了,林子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酒瘾。按理说时间不算久,可却怎么也戒不掉。 为了满足自己的酒瘾,林子不得不抽出大量的时间用来酿酒,反正修为也停止不前,大概是上帝关上了你的门,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的远古,杏花酿以林子目前的修为虽然极为难炼制,可也一步步的磨练了林子的神识,神识越是精准,对灵力的消耗也越是稀少,虽然还是没有到达向炼制桃子酿那般的轻松自在,可也不至于到了坛坛废的地步,一般来说酿出十坛,总会有一两坛成功,近段时间积累下来,除去喝掉的还剩下二十坛有余。 口中灌着美酒,心里惦记着蓝钟所说的三日后的武斗,林子就不自觉的想试试自己的修为功力如何。 虽然身边没有法术功法,也没有武功秘籍,可甚至林子已经能将自己身上的灵力运用自如,即便是将他们分别化作五行灵力也并不是什么难事,这大概是伪灵根的人比单灵根的人好的地方,在什么时刻用什么样的灵力攻击完全不会收到任何元素的影响。 可是用什么样的手法去运用灵力攻击,才能有最大的威力呢?林子百思不得其解中忽然想起了前几日看看电视剧时看到里面的男女主角拈花飞叶,用树枝用衣带杀人与无形中,当时自己还笑话他们拍摄的简陋,男女主掉威亚作假的痕迹太明显。 现在想来却不失一种攻击的好方法,自己最缺的是招式和手段,并不缺灵力,也就是俗世武功中的内力,也不缺武器,只要自己愿意,大可以将水灵里化作冰刀冰剑,将火灵力化作火球火掌,还有风灵力,虽然自己运用的不太灵光,但是只要顺手了,几个风刀还是可以有的。 对了,风刀?这才是真真的杀人与无形!像是想到了极好的美事,林子喝的微醺的小脸红了又红,眼角弯弯,竟然笑的极为猥琐。 三日后,四大家族十年一度的武斗正式开始,这次的地点依旧是在高家的武斗场内进行,这已经是近百年未曾变过的条例了。 虽然比武的规则是有四家共同拟定的,但说到底解释权都在东道主手里,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下,想要做到完全的公平公正几乎不可能。 在武斗的规矩里,胜利的家族不但可以瓜分走大量练功资源,更重要的是,他们将会是下一场的东道主。 高家做为四大家族之首,已经连任了数界举办的资格。这简直可以算是一个恶性死循环,使得高家越来越昌盛,将其他三个家族远远的甩开,几欲有了吞并其他三个家族的资格,也不是没有家族动过颠覆这个规矩的心思,可无奈剩余的三大家族却并不齐心,大家的心思都一样,希望有人提前出头挑衅,探探高家的反映,而自己则处于观望状态,如果成功了,就跟在后面群起而攻之,如果失败了就和高家一起瓜分便可,这样才是最安全最有力而无害的。 谁都不是傻子,大家都知道做出头鸟的杯具,无论成功与否,必然是与高家为敌,如若成功得到的好处也不过是公平对待。能不能拔得头筹还是另说,如若失败,那是举家覆灭万劫不复。 没有人反抗,也没有人退出,高家一枝独秀毅力与众人之上,却也并没有做出过激的举动,就是这么一种微妙的状态,武斗的规矩虽然极度不公平但依旧维持到了现在。 这是在去高家的路上林子了解到的情况,而此时的林子则为了方便起见,穿着蓝家这一辈中初级弟子的白色道袍混在人群的最末端。 林子这个修真者的加入是蓝家最后的杀手锏,除了家族长老等几个核心人物外,是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告诉外人,将林子的身份化作蓝氏旁系小一辈弟子的举动也是得到林子的认可的,毕竟这样行动起来也是最为方便低调的。 这不,在一群穿着一模一样白色道袍十岁到十六岁不等的少年队伍里,突如其来的加入的两个陌生人,众人都份外的好奇的看着这一男一女,或是警惕或是友善,但绝大多数是鄙视。 毕竟要参加武斗的选手,也都是族内生死台上千挑万选比斗出来的,众人都是见识过彼此的手段和武力,信服也罢,不削也罢,但都是相互了解的,决计不会是普通庸俗之辈。 可这两人却像是凭空出现一样,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也没人见过他们的身手,就这么平白的被安插进来,多少让人觉得怀疑。大家很自觉的想到是某些旁支的没落子弟为了求这次武斗的机会不惜在皇太子们的身边献媚贿赂而来,这对正真靠武力比斗脱颖而出的人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ps:马上要开始武斗了呢,暴力z血液沸腾。话说要有一枚美男子出场,征集一个名字有没有姓顾目测最好三个字